注册送彩金-东方财富网_意空间阅读网

注册送彩金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“妈的!你们最好别动他……否则……”电话打通了,沈慕川沉声吩咐:“立即找几个人,给我在XX路段拦截一辆银色商务车车,车牌号XXXX,快!”

“最后一次机会。”秦雨阳抬起沈慕川靠在自己身上的头,四目相对,然后抡起拳头就是一拳过去。

他和林助理七手八脚,才把人高马大的秦雨顺弄回家躺着。

这只银狼别以为自己拆散了一对好基友才是,那真的跟他没关系。

就在嘴边啊!

“你来。”苏冉秋拿脚踹了一下他。

沈慕川惊讶地张着嘴,他没想到会接到秦雨阳的电话,导致都忘了生气:“在公司,怎么了?”

“小秋,我们吃个饭就走人。”秦雨阳也不跟她说了,直接跟转头跟苏冉秋交待,拒绝的态度很明确。

“……”老肖和阿晓不由对视一眼,双方都在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心疼。

他有点愣怔,想起自己刚才在门口的闹法,瞬间红了脸。

魏临愣住:“什么??”因爱生恨,什么鬼?

“这个嘛,到时候再说吧。”魏临轻叹了声:“反正不是什么很难的条件,相比起从监狱里弄一个人出来,可简单多了。”

黄毛心里有底,他小雨哥肯定不是普通人,可是没想到,背景可能远远超乎他的想象。

顺便很有心机地解掉了自己脖子上的绿丝带,藏在草丛里。

没有过多的解释,或者开场白,就是想滚就滚,想撒欢就撒欢。

“这不可能。”苏冉秋说。

“……”苏冉秋窝在对方怀里咬着牙,呼吸间全是让人心乱的气息,就像毒.药一样,明知道危险却停不下来。

像这种被判一年的,在监狱里有很多争取减刑的机会,比如说参加劳动,这种见效比较慢。

“怎么样?”魏临看见沈慕川回来了, 激动地站起来。

这个决定把林助理吓得不轻,毕竟他们老板已经很多年没有提前下班过。

“我不珍惜这段婚姻?”沈慕川气愣了笑了:“我告诉您,最没有资格说我的人就是他。”

景煊狠狠地拍开严以梵的手:“当着我的面撸我的宠物, 你想死还是想死?”

“不管你稀不稀罕。”秦雨阳说道,然后恢复没心没肺的样子,陪着苏冉秋一起等待。

秦雨阳简直热泪盈眶,终于遇到识货的人了,不容易。

“啧!也知道自己恶心低贱,不配触碰高贵的本少爷,对吧?”站在金洛的立场上,他真的恶心透了这个未婚夫。

“好吧……”秦雨阳心里默默念:你们小受的世界我不懂。

“不,那不是你吃的食物。”严以梵严格地说,一手端盘子,一手把毛团拎回来。

“井助理,唉……”秦雨阳终于开口说话了:“你们就不能老老实实等法官判定吗?如果真的不是我的做的,法院自然不会拿我怎么样,顶多是扰乱秩序,小惩小戒。”

他摸着嘴唇说:“我建议你下次对我温柔点……”

“走。”景煊急切地说着,拉着秦雨阳的手臂往学校方向走。

如果救,那自己就会露馅,然后被姓沈的搞死。

两个都是有实力的人,要是对上之后性格不合,夹在中间的人很难做。

找工作的话,一些普通的工作还是会愿意要的,可是想象不到,秦雨阳去送快递或者当服务员。

???哥?

经过上次被当面说了以后,他下意识地不再针对银狼。

“回来了?”可是一打开卧室门,里面的人就把灯给亮了,抬起睡眼朦胧的脸,掀开被子下床:“你喝酒了吗?”

秦雨顺一时情急,伸手拉了一把:“……”这一举动不仅把秦雨阳吓到了,也把总裁哥哥自己吓到了,赶紧松手。

“……”景煊回神之后,脸臭臭地躲过雪狼的一击,向地面上飞出去三米五左右,来个急转弯,倒回来找回场子。

秦雨阳说:“他一会儿就下来,你自己瞅瞅。”然后低头抓着手机发信息。

“哥哥。”苏冉秋坐在副驾驶上呢喃:“我不介意给你生孩子。”

很快,卧室的门就被弄开了。

这毕竟是秦先生的东西,扔了好像不太妥,老井聪明地想了想,就把这些东西搬到了沈慕川的家。

顿时,秦雨阳就明白了,这笔生意不简单:“……”在要钱还是要命之间,他纠结地思考了三秒钟,选择放弃钱。

秦雨阳满头大汗地回神,然后结束控制元素。

——门口等,我就到。

敢在他面前坚定攻受立场的人可能不多,秦雨阳就是其中一个。

要说有什么美中不足的地方,就是家里那张床忒小,有钱就换个大的。

“没有。”秦雨阳说:“我才住进来两天,要欺负我也没那么快吧。”

俩个人没有过多的腻歪,穿戴整齐之后,简单亲了一下就各自离开。

抬起手解.开西装的扣子,脱.掉,衬衫的扣子,一粒两粒三粒……

秦雨阳不答:“……”

第41章

因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他知道,秦渣男是个人面兽心的渣男,但是说出来谁也不信。

“叫你查个案子你都把心思花到狗肚子里去了?”沈慕川劈头盖脸地臭骂:“老子入狱两个月,你他.妈倒是给我一点进展!”

“谢了。”席致凯翻开笔记,愣住:“秦雨阳?”

“我不在外面过夜。”秦雨阳看着他:“你不用担心我出去外面乱搞。”

“我也不知道。”苏冉秋咧咧嘴。

“唉。”老井嗅到了虐恋情深的味道。

“组队?”安诺呆呆地靠着门,思考了片刻,才想起来有这回事:“啊……”他打了个呵欠:“好吧,我无所谓。”

“行。”宿舍里几个人讲义气地答应,毕竟以前也没少给苏冉秋带小号。

责编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