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un88体育-悦考网_我们爱宠物网

Fun88体育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“就不是你大哥?”秦雨阳痛心疾首地指着他:“你完了,被我带坏了。”一嘴一个亲舅,还喜欢瞎几把操。

第48章 番外:现实世界

其实,秦雨阳不讨厌沈慕川,如果那男人真的喜欢自己,那就认认真真地一起走下去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一道暴躁的声音响彻整个图书馆:“是谁偷了老子的宠物!”

“是是是,我每天都在查来着,也也也,不是毫无进展。”老井得到的消息不确定,不过现在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:“那天晚上有个小女星,喝得醉醺醺的,一开始问说什么都不知道,自己不在场,后来又跟身边的人说漏嘴,说是在二楼见到了可疑的人出没。”

季若然挑着眉:“什么意思?”他内心升起一个并不可能的猜想。

他现在很开心,仰慕的男人身上标识着自己的味道。

黄毛停下车来:“小雨哥。”他指着前面那辆蓝色的车说:“那辆车就是比赛用的车,你赶紧去试一下。”

一定是。

“嗯。”老板竟然心情很好地回答。

他震惊之后,只剩下沉默和佩服了:“小秋哥……”趁着秦雨阳放水的空当,他拍拍苏冉秋的胳膊:“我小雨哥是个好男人,你好好谈,真的。”

鉴于这位自首人和犯人是配偶关系,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曲线救国,想减轻犯人的罪名。

“唔,”秦雨阳中了一拳,捂着嘴角说:“你还真的打……”

苏冉秋睡眼惺忪地愣着,一时之间下不了决定。

因为无法抵抗对方缠.绕自己的领带的时候,那种严肃的神情。

今天两次给秦雨阳打电话,让他对自己的包容力有了新的认识。

这丫是真的谈恋爱了哈。

又过了几分钟,一辆不起眼的马车远远驶来。

应该是想起了昨天黄毛的惨状,他面露担心。

宋迎晨简直要爆炸,因为自己是沈慕川的亲表弟,而这个男人算什么?

八月中旬还是去了一趟苏冉秋的老家,见了他.妈和叔叔,还有两个读初中的弟弟妹妹。

但是认真计较起来,第一次滚床单之前他根本没有攻受的概念,更不认为自己是个GAY。

可是现在人都入狱了,再优秀都是过去式。

“嗯,案子我会继续查的。”老井暗暗地反省了一下,自己这张嘴.巴可真不会说话:“嘿嘿,那我先走了,川哥再见。”

如果沈慕川咽不下这口气,那不管法官判多少年,自己都难逃一死。

考研,创业,创业,考研,什么年纪就做什么事情,挺好的。

对方看见他之后,停下脚步,冲他颔首:“进来吧。”

社会社会,不愧是有性.生活的人。

进去之后,秦雨阳粗略看了一下律师给的协议书,然后毫不犹豫地签下自己的大名。

“没事,小雨哥……”黄毛满脸崇拜地说:“你的车技我黄毛服了,在这四九城里,别说是那些小鱼小虾,就算是江逐浪亲自出马,也不一定赛得赢你。”

秦雨阳:“所以,我想挤出一点时间跟你闲聊。”

秦雨阳迎上苏冉秋疑惑的目光,介绍道:“这是小毛哥,帮我找工作的朋友。”

据他了解,这个世界有纯血和混血之分。

“影响不好。”苏冉秋语气装得平静,心想,自己一个穷学生,跟这种场合格格不入也就罢了,还要面对季若然,未免有些自找苦吃。

看来还是要多去几趟监狱和沈大佬滚床单。

第二天早上七点多,秦雨阳在现场等待领号,但是一直没有看见自己昨天勾搭的小伙伴。

老井摸了摸自己有点发凉的耳朵:“嗯……”

“你好。”进来的高挑男人,瞬间让这间简陋的小屋蓬荜生辉。

“……”由于宠物就是从自己的房间里丢失的,严以梵没有发飙的立场。

虽然感到对不起秦氏夫妇,可是这确实是他们的儿子亲自犯下的罪行。

“小秋?”秦雨阳进来。

“它。”严以梵把小心翼翼地把毛团送上,还有那颗带血的小乳牙:“嘴.巴受伤了,请您看一下情况严重吗?”

“庭哥,好久不见。”一个打扮新潮的年轻人,面带微笑,走到了陶震庭的身边。

一楼#你爸爸:哪里来的傻逼?口气真大[干/]

跟秦雨阳缠.绵过后的第三天上午,一个电话打进监狱。

四十分钟后,黄色跑车开到了黄毛口中说的206;那是一座座连绵不绝的山,蜿蜒的公路在山峰之间来回盘旋,可谓是玩车最好的路段,也是测试车技最好的路段。

万一输了自己的老脸往哪搁?

新转系过来的贵族少爷跟他相反,十分认真地记录老师所讲的每一个重点,典型的好学生就是他了。

要不怎么说秦雨阳淡定,他是一点反应也没有,继续说:“或者自己拿点钱单干,那样自由得多。”

老井麻木地点点头:“找到了。”

就在嘴边啊!

景煊分出心神努力嗅了嗅,慢慢地,鼻尖停留在偶像儿子那一头华丽的长发上面:“!!!”立刻睁大眼睛,为什么他闻到了自己X液的味道!

沈慕川和爱人新婚燕尔,心情正好,只是淡淡吩咐:“找个时间让他在牢里病死。”

他和那头雪狼之间该亲的亲了,该做的也做了,确实应该让对方给自己一个名分。

“景煊,我不行了……”对方最后一次冲过来,秦雨阳耍流.氓地倒过去,像只八爪鱿鱼一样箍住对方。

“……”操, 真是个意外的发展。

“好的……”看门卫的表情就知道,这是个毫无新意的名字。

狱警们乍一见到这位骚气满满的年轻老板,心里又艳羡又吐槽,装逼装到监狱来了,呵呵。

“那行。”秦雨阳也不劝,干脆地移步走人:“你自己打车回去。”

苏冉秋对这一切视若无睹,他披着一件若隐若现的睡衣坐在秦雨阳的旁边。

责编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