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博游戏大厅-谍中谍小说网_TOP数码

月博游戏大厅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“没有!”他斩钉截铁地说。

秦雨阳做不到,他要是能做到的话,早就自己去过逍遥的日子,并且连原主的父母也一并抛弃。

五分钟后,秦雨阳端着两大盘色香味俱全的食物回来。

穿戴好衣服,顶上一副遮阳镜,他跟魏临出了门。

“我不会。”苏冉秋说。

他把吃的那袋塞给苏冉秋:“买了些吃的,你饿了就吃。”

“这桌子小,否则就在这上面干.你了。”还是个满嘴骚话的贼。

然后今天逛了一下午,他终于有点理解,708不是一般的壕,是很壕。

别说刚才那个妹子,就连自己看着镜子,也想跟自己来一炮了,操。

“行。”苏冉秋看着他:“我今天在家学习。”

“少爷!”雷茜提起裙子想走出来,不过,主干道上来了一辆豪华的马车,她心跳加速地退了回去,这会是少爷的新主人吗?

“早!”一楼的703,打开门是个黑发黑眼的家伙。

秦雨阳问他冷不冷,摸他的手确定,然后就没放开。

秦雨阳懵了,过来,是过来哪里?

他踢踢蒋楦的腿:“出去跟我妈解释清楚,然后明天收拾你的东西,咱们有缘再见。”

“……算我求你了行吗?”一句折尽雄风的语言从喉咙里溢出来。

“我跟你处了小半年,你家的事你一个字都不跟我提,这是不把我当自己人呢?”秦雨阳问得跟真的似的。

秦雨阳其实也没有一直看着他,只是偶尔看一眼就被抓到了而已。

“嗯?”人们都很享受被地位崇高的人尊敬,景煊对秦雨阳的敬称带着讨好的意思,这个男人却不接受,有点意思:“莫非您和707那只臭狼一样,看不起我是个暴发户?”

他现在是热锅上的蚂蚁,又慌又急又愤怒,该死的李姓X警,浪费大好解救秦雨阳的机会,要是绑匪脑子有坑撕票了,自己的下半辈子怎么过!

沈慕川点点头,不说话了,不过看向秦雨阳的眼光变得跟以前很不一样。

那年纪也很小,黄毛瞅着苏冉秋那张细皮嫩肉的脸,“啧啧,跟你一比,我们都是老白菜梆子了。”

虽然毛团还是那只肥肥的毛团,可是秦雨阳知道,自己已经不是普通的毛团。

“沈慕川,你会原谅我吗?”

沈慕川握着他的手:“不会的,祸害遗千年。”

“没有。”沈慕川补了一句:“我不想让他知道有你存在。”

“什么?”朗曼夫人的儿媳妇惊呼,然后低声吐槽:“这么英俊出色的未婚夫,你竟然不要?”天呐,真是暴殄天物!

那不是一种臭味,至少秦雨阳闻起来并不会不舒服,对于互相喜欢的人来说,可能还会带有一点催.情的效果,闻多了会让人血液发热。

“想什么?”秦雨阳低声配合。

“……”老井叉着腰,在原地转了个圈,觉得天上有两个日头,把自己晒晕了,幻听了:“我他.妈叫你们审问,你们就问出这结果?”

“什么?”秦雨阳一脑门黑线:“妈,我给你带回来的是个带把的男媳妇!”

秦雨阳扯唇笑了笑,说:“你跟别人生孩子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
“你怎么能这样说你弟弟?”秦妈凶巴巴地看着大儿子。

秦雨阳:“……”待个屁,他伸出手臂一横,把人摁下去,动作连贯霸气。

说着说着他发现,总裁哥哥输出的不止是基础知识,内容很复杂庞大,小白是听不懂的。

“……”江逐浪跟在蓝色的跑车背后,一直超不了车,心里早已翻江倒海,怒不可遏:“这小子开车的方式……”简直就是不要命,比他还疯狂。

“我认识跟你赛车的人,他家是混黑的。”苏冉秋想起那些惊悚的听闻,皱着眉头说:“如果你赢了他,他有很大的可能会报复你。”

“你是故意的吗?”苏冉秋气笑,这个男人看得出来江逐浪喜欢他,难道就看不出来,和他躺在一张床上的人对他的变化。

最后他选择了躺回去,靠近秦雨阳身边,头搁着秦雨阳的肩膀,手掌搁着秦雨阳的小腹。

再仰头看看隔壁坐姿放.浪不羁的翼龙,浑身散发着老子目中无人的态度,琥珀色的眼睛流淌着懒洋洋的光,嘴角轻佻,又撩又帅得一塌糊涂。

说的有道理!

“我不听,就是我做的。”秦雨阳叹息了一声,直接挂掉电话。

就好比出色的秦默上将,如果他当年也有独身的想法,就不会留下这么优秀的子嗣。

但是也没不高兴,苏冉秋还是心情很好地枕着对方的肩膀入睡。

秦雨阳在睡梦中,隐约闻到一股很浓郁的麝香味,一度让他打喷嚏, 但是太困了, 没醒。

“噗——”魏临毫无心理准备。

“我回去了。”秦雨阳穿得很快。

苏冉秋隐约听到一个‘赢’字,他立刻拿着菜刀从厨房里走出来,皱着眉头问:“你要去赌.博?”

可是作为一个当事人, 由别人来决定自己的事情,是一件分外操.蛋的事情。

说了这么多,沈慕川想的是,自己可能要换房子了……

一方面觉得年轻就应该享受男欢女爱(除非对象还小在读书就应该克制),一方面又觉得跟一个人滚就好了,床上这点事不适合太多人掺和。

秦雨阳低头亲着,过程中心情愉快地观察被自己亲的人,发现对方的眼睫毛薄薄地垂着,偶尔轻轻地颤动,像只不安的蝴蝶翅膀,漂亮。

他心里挺着急的,就怕这一会儿功夫秦雨阳就走了。

原来以为只是吊儿郎当,没心没肺,但是无意中和他对视,一不小心就会被那双眼睛看透。

于是秦雨阳挂了电话,开车上路之后才跟苏冉秋说:“小秋,情况有变,我们现在回家见父母。”

拿了手机自己扑到床上,忍不住了,点开微信向朋友吐槽。

苏冉秋沉默片刻,开口:“不兼职怎么生活?”他要交学费,还借贷,还有自己的生活费。

听到这里,秦雨阳轻轻啐了一口,这就有点麻烦了,如果江逐浪不是跟苏冉秋一个院系,他赢了这场比赛也没有什么不可。

“别磨叽,一会儿迟到了扣你钱。”秦雨阳拉着苏冉秋的手腕,一边走进店里,一边警告他。

责编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