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88bifa.com-福建船政交通职业学院_GTV 八大電視台

www.88bifa.com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挂了电话,秦雨阳倒回去开会。

“那秦先生那边……”老井嘘着沈慕川的脸色。

他这会儿害怕秦雨阳会回到前任身边,哪还有心思吃东西。

“来吧来吧,不枉我喂了你两顿肉。”

“嗯,那挂了。”秦雨阳挂了电话,在屋里站了一会儿,想想看上次那支没有用过的润滑剂,自己扔哪儿了?

“什么鬼东西?迪鲁兽?”看清楚这东西的品种名之后,景煊用手指戳了戳这只胆大包天的小家伙:“你想吃我手上的烤全腿?”

“你好?”女婿低沉的声音传来。

“你最近忙吗?过得怎么样?”沈慕川问。

作为江氏的独生子,江逐浪不可能拿自己的命开玩笑,遇到秦雨阳这种人,他只能自认倒霉。

“你认为怎么样才叫目中有人?”秦雨阳歪着嘴说:“要对你点头哈腰?被你看一眼就受宠若惊, 这样?”

“跟我回去。”秦雨顺松了松颈间的领带,和弟弟说:“至于你身边是什么样的人,取得父母的同意之后,没有人会干涉你。”

秦雨阳接收到来自四面八方的关注,继续面无表情地待着,当做自己什么都没有听见。

他秦雨阳处朋友,可没有尊卑阶级之分。

秦雨阳听他说完,慢条斯理地说:“第一,我带她出来肯定要给她钱,这是人家的工作,而我在浪费她的时间。第二,我明确地跟她说过我不嫖.妓,你自己可以问她,第三,没有就是没有,以前没有,未来也不会有。”

这个极具有欺骗性的柔和开头,被秦雨阳维持得很好,如果不是放飞的过程,沈慕川就信了他的邪。

可惜小儿子在这里霸权的时候,就是一只没良心的白眼狼,并不心痛他们。

看到迪鲁兽气得团团转,景煊冷笑一声,嘁,小玩意儿,回家吃奶去吧。

应付完门口那个找宠物的家伙,景煊突然没了食欲,他用湿纸巾擦干净手,在自己的房间里翻箱倒柜,找出一根以前长发的时候绑过头发的镶红宝石丝带。

要是万一被秦雨阳知道了,自己吃不了兜着走,绝不会有好下场。

“……”秦雨阳不是原来的混账,他是个对长辈很尊敬的后生,姿态摆得让人挑不出毛病。

假若秦雨阳是个涉世未深的嫩小子, 这时候百分之九十九会问一句:“为什么?”

“嗯,今天在电话里说的。”沈慕川皮笑肉不笑地笑了笑:“我也觉得,我们之间谈感情太扯。”

老井:“唉,川哥……”他把秦雨阳的话小心翼翼地转述一次,以示自己清白:“那个,小秦先生说得对,不如我们拿到目击证人的证词再说?”

“很抱歉。”秦雨阳道歉说。

他几乎确定这些不是秦雨阳的伪装,而是最真实的一面。

突然对方一个迅猛的动作,把自己反摁在某种坚.硬岩石堆砌的墙上,微带麝香的气息扑面而来,停在鼻尖对面:“您就是那只走失的宠物吧?”

沈慕川正在兴头上,扒紧秦雨阳:“别管他!”

“就是,”秦雨阳闹心地找个地方靠着:“你以后少学我说话。”

毕竟都是大老爷们,谁还离不开谁了。

可是后面,又瞅见秦雨阳和某娱乐业大亨有说有笑,便不由惊讶,这坏种什么时候认识了这种身份的人。

“噗嗤。”沈慕川情不自禁地抬手抱着他:“什么绿色的阴影,魏临是零号,我也是。”

可是下一秒老井又说:“秦先生不知道被他们扔到哪里了……”

第37章

“小秋,回来的路上记得带食材,我想吃肉,还有打折的面包,买回来晚上饿了吃。”一条信息传进来。

原来同桌真的不是哑巴。

“景煊。”他提着对方后颈的肉,把人从自己脸上弄开, 直勾勾说:“你还要不要睡觉了?”

这茬儿秦雨阳不接,打死都不接。

中午十一点半。

他不能平静地靠在浴缸里,等着那份记忆自己浮上来。

“你认识吗?”隔壁同桌叫源海,深知景煊的本性:“不会是在讽刺吧?”这家伙可是出了名的眼光高,绝对不可能承认别人是万人迷。

原配的愤怒秦雨阳理解,可是自己又不是那个渣男,没理由为渣男留下的烂摊子负责任。

这话说得,让秦氏夫妇刚刚放下去的心又提了起来。

等他再次醒来之后, 就发现自己手里握着凶器, 而属下倒在血泊里。

挂电话之前,连声保证:“一周一周,我保证拿出结果。”

他并不介意手腕被秦雨阳禁锢,也不介意自己的活动范围被强制压缩,这些对他来说都是一种慷慨。

秦雨阳像只召唤兽一样,被对象喊了过去。

挂了电话,他整个人都是懵的,怎么会是秦先生呢?

“肉。”景煊抬起腿踏着另外一张椅子,像个大爷。

“那你陪我出去一趟。”明明知道对方想什么,秦雨阳却不徐不疾:“在克雷格教授的住处,你不是说过要负责我的衣食住行吗?”

“嗯。”伴随着这一声,门在秦雨阳面前砰地一声关上,真是……傲娇得一塌糊涂。

苏冉秋在公交车上打开信息,呆呆看着,他觉得胸口非常闷。

老井唯唯诺诺,大气不敢出,他只是觉得,川哥的怒气来得莫名其妙,不符合川哥的脾气,更像是……受了某种刺激?

沈慕川用自己的背挡住秦雨阳的身影,手掌遮住对方的脸,有意识地保护隐私,却不舍得结束这个甜蜜的接触。

“靠……”这一刀补得,严重伤害了秦雨阳的玻璃心:“算了,我要是真死了……你就找个好男人跟了。”他断断续续地说:“不能找个比我碜磕的,知道吗……”

至于毛团心智的问题,有可能确实是傻吧……

不愧是战神的后裔,不愧是让银狼那家伙都偷偷关注的男人。

“景煊,你真厉害……”他笑着,由衷地盛赞道。

沈慕川不想去纠正,如果可以的话,他也宁愿秦雨阳没有做过,一切都是为了让自己出狱而捏造的假象。

声音打断了桌面上的交流。

绕了一圈到头来……主动权还是在别人手里。

责编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