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即送38元体验金-360网站名片_武胜县人民政府

注册即送38元体验金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“少爷。”忠心耿耿的管家雷茜朝他一鞠躬:“不如把它送走吧,您实在不应该忍受这耻辱。”

秦雨阳抽了抽嘴角,还免费的午餐呢,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“那是肯定的。”秦雨阳叹了口气,说:“我明天就去找老师请假,回家一趟。”

“可是……你这样找来,不也充满咄咄逼人的意味?”沈慕川放在膝盖上的拳头情不自禁地握紧。

景煊晚了一步表情很恼火:“我也觉得不可能,凭什么要跟这个家伙一起抚养,嘁!”

“你刚发了工资怎么可能没有?”秦雨阳厚着脸皮,竖起一根手指说:“我就要一百块钱。”作为赚钱的启动基金是必须的,否则自己连坐车都没钱。

当然也不是说秦雨阳没良心,就是,男人嘛,不可能守着谁甜甜蜜蜜过一辈子的。

很快,王店长拿着一个信封过来,满面笑容地交给苏冉秋:“小秋,回去好好上学吧,以后就不用这么辛苦了。”

今天上午吃完饭后,他被景煊带到了图书馆。

“那秦先生那边……”老井嘘着沈慕川的脸色。

搞得秦雨阳心里酸酸涨涨,内疚不已,瞬间想起了上次,自己在小单间里对着镜子发过的誓。

“谁允许你进去的?”安诺懒洋洋地看着他。

“谢了,阿凯。”他拿起筷子。

沈慕川和爱人新婚燕尔,心情正好,只是淡淡吩咐:“找个时间让他在牢里病死。”

“我们可以亲完再探讨这个问题,”景煊越挨越紧,舔了舔干燥的唇:“您考虑好了吗?”在这方面龙族的耐心有限。

对面书架的高挑男子正好相反,虽然帅得一塌糊涂,但是侵略性太强,很少有人敢盯着他看。

可是人家监狱有规定,一个小时就是一个小时,他总不能耍流.氓要求加钟。

“很久没出来放松了吧?老大。”

“小秋。”秦雨阳穿好衣服,拍拍苏冉秋胳膊:“我现在出去找工作,大概傍晚五点钟回来,你有多余的钥匙给我一份吗?”

“这样吧,我给你二百五十万,你全力以赴。”陶震庭收起笑容说:“最好让他输得一蹶不振。”

辞职那天晚上,找他哥出去喝了一顿酒,周围谁都没有,就他们两个人,说了一通掏心窝的话。

“严以梵,听说你转到了武斗系。”马林抱着胳膊:“你以为武斗系是垃圾场吗?你想来就来?”

“今天是开学典礼,气氛比较严肃,所以我不能带你出去。”严以梵离开之前,弯腰摸摸爱宠的耳朵:“但是我会很快回来,带你去吃午餐。”

“是我。”沈慕川低沉的声音,从电话里流泻出来。

“干嘛这样看着我?”秦雨阳说道,突然感到压力山大。

沈慕川腹下一紧,眯着好看的丹凤眼笑而不语。

“也不是没有,”秦雨阳说:“签下奴隶签约,在庄园里当十年奴隶。”

“你说。”苏冉秋跑到没人的地方,感觉被日头晒得自己有点晕。

“……”好凶萌的未婚夫。

“大叔。”苏冉秋这才打断了滔滔不绝的保安大叔:“那个啥,我哥哥来了,找我回家呢。”

“你为什么会喜欢他?”队伍还那么长,闲着也是闲着,魏临这种靠嘴皮子吃饭的人,没有安静的道理。

“卧槽!”秦雨阳感觉自己不是结了个婚,而是抢了个银行!

比如说刚才,自己说要走,他就真不挽留。

“但是受害者有人证物证,可以证明您的儿子在这座庄园里面的所作所为。”克雷格教授的目光,转到金洛身上:“目前看来,你选择让法官来处理这件事情。”

红发的龙族青年没有说话,视线放在那个好几天没有跟自己亲近的男人身上, 神情压抑。

可是他昨晚没睡好,被午后的阳光一晒就昏昏欲睡。

别说对方是自己各种意义上的亲哥, 就算是穿越到这里之前, 秦雨阳之所以会选择和男性上.床, 也只是因为没得选了。

“咳咳。”苏冉秋摆正脸色:“谈完了,什么时候回去?”

“能不能不要打脸?”这是秦雨阳最后的要求。

秦雨阳立刻跪:“又又又,又探监?”

暂时自己年轻力壮, 血气方刚,尚还负担得起,届时年老力衰,x能力下降,怕不是要地位不保。

景煊脸上顿时笑逐颜开,他就是喜欢秦雨阳这股直白的浪劲儿,跟其他的狼族简直天差地别,和他们龙族一样。

吻晕丫的!

苏冉秋则是脸红耳赤,再也不敢抬头。

“行。”他看看时间:“中午不做?”

人家唇红齿白,五官秀逸,确实是个美人胚子。

“没找到他。”沈慕川毫无异样地坐下, 说道:“别管了,到时候我再联系,然后解释清楚。”

反而是秦雨阳自己的背和胳膊,被MB抓得惨不忍睹。

不知道,把这样的人压.在床上是怎么样的滋味?

他的沉默被苏冉秋曲解成没兴趣回答的意思,于是跳过这道题,重新提问:“你回去之后有什么打算?”

她扬高头颅, 走到金洛的面前:“恕我最后一次称呼您为少爷, 因为您马上就不是了。”然后让开身体,站到一边, 恭敬地欠身等待自己真正的主人上前:“雨阳少爷,欢迎您回来, 雷茜永远是您最忠诚的仆人。”

养家的重担卸下去,说实话有那么一点爽。

同时觉得看孩子真辛苦。

最后,沈慕川什么都没对老井说:“那就这样吧,挂了。”

“好的。”老井如沐春风, 心中一阵感慨,不吹不黑,他们川哥的对象真的无可挑剔, 再也找不到这么好的人了。

那么多的钱,是要了他们家的老命。

秦雨阳的脸和他相隔不到两厘米,被这样的一双眼睛看着压力巨大:“……”所以他到底为什么双眼充血,形容憔悴,难道外面的日子比监狱还辛苦?

“好了。”青年克制的手指抚上爱宠的头:“大庭广众之下,不要冲我撒娇。”否则可能会引发可怕的事情。

“是的。”秦雨阳点头。

责编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