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bstbet-北京工业大学研究生招生网_邯郸之窗

www.bstbet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“我答应你的,怎么能反悔。”沈慕川拿起叉子,低头吃早餐。

“好好好,我会用心照顾秦先生的……对,啊?没有没有,大家对他都很客气,”老井进了洗手间:“你就放心吧,秦先生那么好的人,我们都喜欢他。”

倒不是他孟浪,而是这MB很难搞,动辄就喊停,害他只能小心再小心,跟伺候祖宗似的。

天气晴好,草场上一堆一堆晒太阳的犯人,秦雨阳也是这些堕.落咸鱼中的其中一条,而且还是比较醒目的一条。

秦雨阳:“没有过节,我只是一时冲动……”这个狗屁连他自己都不信,警方会信才怪。

现在家也搬完了,卫生也搞好了,苏冉秋捧着一杯茶,坐在傍晚的小阳台,安静地看一看这个新家的风景。

他的心情有点复杂,因为当初答应和秦雨阳结婚,完全是抱着牺牲婚姻维护利益的想法,根本没有想过会拥有正常的婚姻生活。

狱警:“……”

“没事儿吧?”秦雨阳低声问,估摸着后劲儿差不多也过去了,他推开苏冉秋:“起来,我去洗洗。”

黄毛:“我们单纯吃饭,庭哥他应酬客人。”怕秦雨阳有压力,他说:“就当去开开眼界呗,有什么关系?对了,把小秋哥也带上。”

有那么一瞬间,秦雨顺产生了一股子转身离开的冲动,可是他忍住了,站在父母面前拿出手机打通秦雨阳的电话:“你在哪里?”

应付完门口那个找宠物的家伙,景煊突然没了食欲,他用湿纸巾擦干净手,在自己的房间里翻箱倒柜,找出一根以前长发的时候绑过头发的镶红宝石丝带。

围观父母吵架特尴尬:“也就是说你真的要给我介绍妹子,你问过沈慕川的意思吗?”

两个人坐在彼此旁边,埋头刷刷地吃。

“哎呀,装什么矜持,我……”富商的话突然被一个人打断。

黄毛一愣,然后赶紧从裤兜里掏出钱包,把自己全钱包的现金都给了秦雨阳:“都都都拿去吧,不够我再去取。”

“……”苏冉秋捏着口罩,一时间只能做出点头摇头的反应。

第24章

毛团在贵族青年的耳边蹭了蹭,毕竟是同族嘛,以后多多关照。

老井:“哪个秦先生?”

苏冉秋坐在屋里,偶尔探头看看,自己男人拿着手机搁门口抽烟,那姿势和表情,只在床上见过,销.魂。

被他……上?

“可算找到你了……”他滑下去,把秦雨阳的身体翻过来,先撕掉嘴.巴上的胶带。

“……”秦雨顺看着那杯水,目光复杂,头一次觉得这泼皮性格真好,怎么骂都不生气。

这件事本来一直想做,但是之前没有心情。

“没事。”苏冉秋动作生硬地移开视线,心想,就算秦雨阳冷,自己也没钱给他买衣服。

周围一片偷笑。

到了下午五点,公司的事再多也都做完了,他翻箱倒柜,也没找到还有什么能做的:“林助理,下班。”

才知道他那颗不大的心里,藏着这么多的心事。

只见他拿出今天送出去又要回来的副卡,第二次递了出去。

可是那样的话,就是算赢了也不是那么解气。

“人约好了,今天晚上八点206。”黄毛说:“怎么样,行吗?”

秦雨阳坐在床边,捧着装戒指的丝绒首饰盒子,等沈慕川醒来。

“唉。”林助理目送老板下去了,这次是松了一口气。

“没事,你先走吧。”苏冉秋说道,他给朋友一个安抚的眼神,然后向前走去。

黄毛的脸上一下子猥琐起来,切换毫无压力:“我懂我懂,那我就先告辞了,以后有空再一起吃饭,我随时都有空的。”

顺便看紧秦雨阳。

反正不是个什么完善的人。

他心里涌起不愿意,非常不愿意,他希望这是自己跟秦雨阳之间的秘密。

“阿凤,我们就打个酱油吧,能不能抢到野兽都没关系。”领到牌子走进去的时候,秦雨阳和队友说,免得对方有心理压力。

“不用的。”秦雨阳扣好袖口的扣子, 温声说:“我现在就出门。”

“我在树干上挂了一天,想洗澡。”眼看着沈慕川吃完了晚饭,秦雨阳才提出要求。

当即各种利益关系在脑子里快速权衡,只花了三秒钟不到的时间,他化被动为主动,一把将位置变换,几个或深或浅的来回之间,立刻镇住了看起来老司机实际上没有什么经验的小白青年。

“哈哈哈哈。”沈慕川大笑,心情自入狱以来,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:“答应我,我不会让你吃亏的。”

他有一副硕长结实的好身材,肤色是健康的浅蜜色,俊俏的五官配上一头醒目的水红色头发,在上个学期成功地受到了十三个同学的求婚,当然全部都被他打跑了。

“小秋!”秦雨阳过来敲敲门:“大白天窝里面生孩子呢?快出来见客。”

“那就快去吃饭,有什么事我再联系你。”秦雨阳说道。

对于未来是怎么样的,自己应该把生活经营成什么样, 秦雨阳没有迷茫过, 不管身在哪里, 他就是这种性格的人。

“洗菜。”苏冉秋丢给他两颗菜,自己洗肉切肉,调味,偶尔抽看看一眼男朋友,差点呛到:“你他.妈就是个手残吧?两颗菜被你洗成这样?”

走来走去,还是走到了这里。

秦雨阳混不吝地回他:“干不干吧?不干老子找别人。”

二楼#随便@你爸爸:[微笑]大孙子,口气不大怎么当你爷爷。

“好的,再见。”秦雨阳说。

“很有魅力。”蒋楦笑了笑。

作为一个病入膏肓的毛绒控, 他二话不说撸起袖子, 坚决入侵隔壁的阳台。

“失陪。”苏冉秋说道,他拉着秦雨阳的手,走向别处去。

这些从容的举动让人觉得他很体面,很有魅力。

一边害怕寂寞,一边抗拒集体生活,不想出现在人前,又不想被彻底抛弃。

责编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