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五至尊好不好-中国剧本联盟_水晶石

九五至尊好不好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“去洗澡吧,水热了。”秦雨阳提醒说。

沈慕川直咽口水,只感觉有一道热流从下三路蹿过去,直击敏.感区域。

虽然是自己不想去的,但是秦雨阳一点没挽留,也是他没想到。

啪!

他派出去的几个人,终于在某国找到了那名女星。

“不是,”秦雨阳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,斜着眼说:“他和他爸关我屁事?”

雷茜下意识地一缩脖子, 因为她是奴, 生死捏在主人的手上,但是想起自己真正的主人已经回来了, 已经轮不到金洛来处置自己的生死。

确切地说门不是他推开的,而是沈慕川打开的。

“我不把你当自己人?”苏冉秋一笑,然后一扔手里的抹布,像只炸毛的小奶猫:“秦雨阳,你摸着良心再来说这句话好吗?”

他和凤凰的火都是小火,烧起来没有景煊快。

倒是秦雨阳,神色如常,回来躺下呼呼大睡。

下午一点多钟左右,秦雨阳浑身酸痛地醒来:“……”他动了动僵硬的身体,发现自己侧躺在地面上,周围的环境乌漆嘛黑,还有一股潮湿的味道。

沈慕川挺烦自己的,快奔三的年纪才情窦初开,明明想跟别人谈恋爱一样热情,却又拉不下这张‘老’脸。

秦雨阳这个名字,在这座庄园里面喊了二十几年。

之前把绑匪祖宗八代骂了一万遍,现在却只想确认秦雨阳的安危。

秦雨阳说:“抱着我这样的猛.男,想你娇小的初恋妹子,似乎不太科学。”

“那我就不进去了,你现在跟我回去。”秦雨顺十分干脆地下命令道。

黄毛疑惑地说:“不是一起去吃饭吗?”七点钟就很晚了,根本没时间和秦雨阳一起去吃饭。

两分钟之后,黄毛终于吐完了:“庭哥庭哥,我终于找到可以干掉江逐浪的人了!”

“好。”

“我不在外面过夜。”秦雨阳看着他:“你不用担心我出去外面乱搞。”

“或者您亲我一下也行。”景煊又说。

秦雨阳进入这间地下室之后就神志不清,醒来之后恍恍惚惚,脑袋里只有三个问题,我是谁,我在哪里,我在干什么?

有人这么任性的吗!

“谢谢,您是第一大学的教授?”他抬头充满感激地看着克雷格教授。

声音之大,周围的人全望了过来。

一会儿想着昨晚,那男人对自己那么温柔,难不成是自己的错觉。

“也行。”苏冉秋不笑的时候,气质是冷清的,对自己男人笑的时候,却是荡得要上天。

热水满满的浴缸,氤氲的雾气中,若隐若现的风景撩人鼻血。

“我的什么意思?”沈慕川问。

周围鸟兽四散,方圆十里连只兔子都不敢靠近。

“哦?”

爱是什么?能吃吗?能让人开开心心地活在世界上吗?

“没错,所以我来给他代班,然后工资还是照发给他。”秦雨阳真诚地问道:“你看行吗?”

沈慕川添加筹码:“我心腹的能力不错,他会帮你。”

过去的沈慕川是霸权主义,谁敢哔哔就直接干掉谁。

“嘁,知道了。”景煊不耐烦地打开装卤肉的木盒,一股香喷喷的味道马上溢出来。

怎么有种监狱是招待所的错觉,监狱究竟做错了什么?

“……”操, 真是个意外的发展。

几秒钟之后,他弄开摁在肩上的手掌,转身打开衣柜找衣服,再不去洗澡天就黑了。

秦雨阳脱口而出:“秦雨顺?”

教授们对能力出众的学生们包容力很强,一点都不介意学生带着宠物来和自己商量转系这么重要的事宜。

他摸了摸垂在肩上的白发……

秦家夫妇决不允许一个蹲监狱的杀人犯拖累自己的儿子一辈子,他们就算是一哭二闹三上吊,也要让秦雨阳离婚。

“给。”秦雨阳倒了两杯开水,把其中一杯放到苏冉秋书桌上:“小心点,别弄倒。”

“老板,结账。”秦雨阳说。

秦雨阳一脑门问号:“……”逐出?

“……”沈慕川又咬了咬牙,豁出去了:“如果你答应,我愿意陪你出国旅游,一周。”

“哇,秦先生选杯子和毛巾的画面太暖了,要不要拍点照片给川哥看?”现在跟踪的几个人都知道,秦雨阳和沈慕川是一对被现实拆散的苦鸳鸯,平时见一面挺难的。

每次听到金洛的怒吼, 雷茜就害怕, 甚至瑟瑟发抖,但是这一次, 她一改以往的唯唯诺诺, 变得腰板挺直起来。

“嗯,你有没有发现,你变得羞涩了?”秦雨阳柔柔看着他,一个人向上望,一个人向下看,视线交汇的地方,迸发着暖暖的光。

可是心思敏.感的他察觉到,自从秦雨阳一把抓住季若然想扇巴掌的手腕,然后的言行举止,就变得很不一样了。

黄毛厚着脸皮说:“我还不知道你俩住在哪儿呢?不请我进去坐坐?”

看着他离开的背影,景煊的脸色一阵发黑,显得很郁闷:“你们聊了什么?”

“幼稚,”不过沈慕川还是乐意证明:“行吧,把电话报给我。”他现在手头上没有。

以前是张牙舞爪的,好像不在乎和老板的兄弟情,要多混账就有多混账,不提也罢。

万一输了自己的老脸往哪搁?

心脏砰砰地,眼睛有点热辣辣:“嗯。”他在想,如果秦雨阳一直都这么真诚的话,自己会怎么样。

秦雨阳瞪大眼睛,被粗暴的吻弄疼之后又闭上:“沈……唔……”一张嘴就被填满,对方像疯子一样攻城略地。

包括躺在沙发上的蒋楦,扭头朝门口瞥了一眼;然而他挺淡定的,完全没有秦雨阳那种吃惊。

责编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