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会员 腾博会-58同城大理分类信息网_淄博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教育培训网

注册会员 腾博会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秦雨阳:“可以,看在你们川哥的面子上,我答应过去看看。”

“小秋哥没事吧?”黄毛被苏冉秋脸上的巴掌印弄得一愣,惊讶地道:“谁这么大胆,竟然敢打小秋哥?”

脸和记忆中倒是一样,长得很帅,很激发人的交.配欲。

“啧,我从来都没有想过,我要被你睡……”在自负的龙族心目中,自己是宇宙大强攻,一向只有自己把别人上-哭的份儿。

老井:“……好,直接带到地方,我亲自审问。”

一家三口团聚,在回家的路上叽叽喳喳说个不停,看在自己刚出狱的份儿上,秦雨阳没有嫌他们吵。

沈慕川眉头一皱,虽然不是自己预料中的消息,但是同样重要:“出了什么事?”

江逐浪等了半天也不见有美女过来,心里有点怀疑秦雨阳忽悠自己,结果下一秒钟就有一个带把的走了过来,对秦雨阳说:“抱歉,等了很久吗?”

苏冉秋打开门,看见秦雨阳手里提着蔬果,心情莫名其妙地被安抚了一点点。

“谢谢。”秦雨阳挥着汗走到了407室的门前,首先捯饬了一下自己被风吹乱的头发,然后又整了整衣领,才面带微笑地推开门。

“额,庭哥,事情就是这样,小雨哥只想赌一次,赚一笔钱就收手。”黄毛小心翼翼地说道。

“……”

“喂?”还叫不醒,他严重怀疑这个男人在装睡。

“不行,还是得回你家一趟。”秦雨阳拍板。

这次贸然来排队,就是为了找人给自己解惑,怎么变成人身。

“谢谢。”第一次在别人面前失态,苏冉秋略尴尬。

他被挂了电话之后,苦哈哈地认命,继续去捞秦雨阳。

沈慕川看着他不动声色,一副你能拿我怎么样的神情?

“孩子,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?”晚上的餐桌上, 克雷格教授和蔼地问。

“我.操。”秦雨阳只想到这两个字儿。

“你就是那只宠物对吧?”景煊享受和对方靠近的心情,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散发着愉悦:“恕我直言,你当宠物的时候……很可爱。”

“……”女人的感官很敏.感:“是发生了什么事吗?”

中午十一点半。

苏冉秋刚才已经放学了,接到通知站在校门口等。

老井就解读成,自己没资格可怜秦雨阳。

“回来了?”可是一打开卧室门,里面的人就把灯给亮了,抬起睡眼朦胧的脸,掀开被子下床:“你喝酒了吗?”

说起这事儿:“我听季若然说,你现在跟那个三儿在一块。”秦雨顺说:“真那么喜欢就带回家给爸妈看看,能让你收心懂事,也是一份能耐。”

原来是出来挨骂的……

虽然遗憾,但是并不想推迟。

苏冉秋点点头:“那就说说家里的那点破事。”他喝过酒的声音低低地:“咳咳,小时候,我有个诨号叫拖油瓶,因为我爸很早就死了,赌博欠债然后跳楼自杀。我爸他爸妈也不想养我,所以我妈就带着我改嫁。她很辛苦,从我懂事开始,我没让她为我操过一点心。”

苏冉秋骂自己贱,伤疤还没好就忘了疼,可是实事求是,确实有这样的感觉,而不是错觉。

“……”龙族青年才想起来,自己眼前的这只也是狼吧,可是这个人跟传统的狼族差太远了,根本就不一样。

哈哈,有人敢绑沈慕川的姘头,怕不是脑子有坑……

景煊遵守自己昨晚许下的承诺,尽心尽力把秦雨阳送到新生教室的门口。

“在里面过得怎么样?有人欺负你吗?”秦父问着,关心的视线在秦雨阳身上来回打量。

组合在一起就是可爱, 他又低头亲了几口, 亲得那只小毛团拼命地用爪子抵制他的帅脸。

他小秋哥的手搁在他小雨哥腿上,手指勾着他小雨哥的手指。

也不对,书上说元素是武者本人的天赋,蕴藏在身体深处。

“对不起。”秦雨阳很坦荡荡的一个人,直接说:“昨天晚上是我混蛋,一时脑袋犯浑。”什么都没想就任由精.虫上脑,把人给上了。

秦雨阳打开暖气,慢条斯理地系好安全带,顺便叮嘱苏冉秋:“系紧点。”然后问:“你坐车会吐吗?”

终于到了第一大学的食堂,秦雨阳很吃惊,这是中世纪豪华辉煌的殿堂吧,走进这里之后,感觉自己整个人也跟着变成了贵族。

妈的……这是绑票?

“他.妈,你来劝劝他,叫他别再做傻事了。”秦父说道,当初秦雨阳要跟沈慕川联姻,他本来就不同意,因为沈家是个刺头,他们家纯良正直的儿子根本就降不住。

“哇,秦先生选杯子和毛巾的画面太暖了,要不要拍点照片给川哥看?”现在跟踪的几个人都知道,秦雨阳和沈慕川是一对被现实拆散的苦鸳鸯,平时见一面挺难的。

“好吧……”黄毛摸摸鼻子,挂了电话。

箱子?

毕竟秦雨阳抱怨了小弟弟闷,沈大佬擦鸟擦得最是细致认真。

他停在校内的一处树林,这里已经靠近森林边缘。

“嗷呜。”秦雨阳蹭蹭他的手,勉为其难地哄哄他,反正不管是708也好,707也好,这两个都是无药可救的毛绒控,好哄得很。

“找个地方停下来吧,被老师看见了不好。”秦雨阳的骨子里,还没叛逆到目中无人的地步,于是开口要求景煊。

一根叉子迅速挡住他偷红肠的举动:“鲁鲁,你不能吃肉。”青年皱着眉头说。

不知道为什么,魏临听见这种言论,有点心酸。

“啊,谢谢。”秦雨阳挺惊讶的接过来,靠在门框上,直接拿了一个就咔嚓吃起来:“我一直想问你,你究竟怎么了?”

“真没什么。”秦雨阳说:“我们现在就很好。”

区区一个游戏,竟然能被自己打成屎一样,毒得不能再毒了;秦雨阳下意识地往旁边看,有点丢脸。

车夫:“少爷,路中央有一只动物拦住了去路。”

这么说的话,现在秦雨阳就是跟着小三过?

听到这里,秦雨阳轻轻啐了一口,这就有点麻烦了,如果江逐浪不是跟苏冉秋一个院系,他赢了这场比赛也没有什么不可。

责编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