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五至尊ll-EJOY简悦_择居网

九五至尊ll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听见那把让人又爱又恨的声音,沈慕川紧握着拳头让自己冷静下来:“秦雨阳,”他忍得异常辛苦才能平静地说话:“你上次来看我的时候就决定了这样做对吧?”

苏冉秋躺在床上回味了小半天,一个人悄悄乐着感觉像做贼一样,暗爽又惆怅。

说着,还是忍不住软糯起来:“你会不会不喜欢我搞科研?”

天色已晚的餐厅内,用餐人数仍然很多。

苏冉秋坐上去,肩膀贴着,一个靠着墙,一个靠着人,开游戏,加好友:“你先等等,我拉一波人,我怕我带不动你。”

就是因为不想给自己留下空闲,去想有关于那个男人的事情。

“啪!”秦妈一拍桌子站起来,显得忍无可忍:“老娘现在不跟你废话,给你三天的时间考虑,要是你坚持不离婚,就把秦氏的管理权交出来。”

今天是最后一天招生,来测试的学生已经不多了。

在沈氏待了小半天下来,老井心里是服了,不愧是完美人设,年纪轻轻就能力出众,比他们川哥还妖孽。

“呵呵……”秦雨阳把男人的脑袋摁进自己胸.口,低沉的笑声震动着温暖宽厚的胸.膛:“睡觉吧,晚安,明天给你一个惊喜。”

秦雨阳:“别了吧,你车技那么菜,没劲儿。”

他们这些小屁民看得一愣一愣,那可是百亿以上的财产。

只是他不知道,一个武者要修炼出精纯的十行元素有多么困难。

他怕秦雨阳惹怒父母。

“我就是坐坐想点事情,”秦雨阳说:“我现在就走。”

低头看了一眼水面萌蠢的自己,这就是传说中的上古狼族?

声音淹没在炽热的浪潮中,无暇顾及。

秦雨阳也是,刚才连着两次拒绝沈慕川的要求,算是对沈慕川的一个试探,他想知道现在自己在对方心里,究竟是什么分量。

所以苏冉秋很讨厌自己的家,却还是会每个月寄钱回去。

“X国XX地,太阳酒店。”秦雨阳说。

“老色.狼。”秦雨阳最看不上这种人,他平时在路上见到了,也会帮妹子们驱赶骚扰者。不过帮男人驱赶,倒是第一次。

“好吃吗?”苏冉秋两只眼睛期待地看着他。

“没事,收到一条消息。”苏冉秋抿着嘴唇说,到了饭堂坐下来,才鼓起勇气发一条短信追问。

“……”秦雨阳待在拘留室,一言不发地坐着。

“小秋,你是这里的本地人?”秦雨阳望着窗外的风景,有种这里是四九城的直觉,是那样熟悉又陌生。

苏冉秋抽了抽嘴角:“……”这倒是真的,谁愿意要一个比自己还大爷的员工,而且,一直这样下去的话,秦雨阳总会受不了,然后回家当大少爷吧。

可是吃人嘴短,秦雨阳连续吃了人家两顿肉,还被伺候着洗了一个舒舒服服的澡,除了沉默还能怎么样。

“嗯,好了,现在麻烦你帮我喊他出来,谢谢。”秦雨阳说。

然后又调查了一下秦渣男那天晚上参加的饭局,情况是否跟他自己说出来的一样。

“你现在还是这么想吗?”秦雨阳问。

秦雨顺陪父母喝了杯茶,然后就起身提出告辞。

一个小时后过后,照片的真伪也查出来了,确实是两张毫无PS痕迹的真照片。

“那是为什么?”严以梵继续跟上去。

当时被酒醒后到处乱晃的秦渣男撞见,就萌生了栽赃陷害的念头。

第44章

沈慕川和爱人新婚燕尔,心情正好,只是淡淡吩咐:“找个时间让他在牢里病死。”

“不用考虑了,我突然对这个问题失去了兴致。”秦雨阳推开这位冲自己耍流.氓的小色.狼。

这是苏冉秋的权利,他想也行,不想也行。

围观父母吵架特尴尬:“也就是说你真的要给我介绍妹子,你问过沈慕川的意思吗?”

景煊的眼睛霍然撑大,手掌在桌子底下握成拳头。

“滚。”苏冉秋拨开他的手,收拾表情走出去,乖乖喊人,倒茶,让人点菜:“大哥,中午吃饭还是吃粉?”

沈慕川打开门,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张温柔缱绻的脸庞,于是愣住,狠狠地误会了,心跳加速。

严以梵和拉古冷眼旁观,完全没有出手相助的意思。

估摸着鸡蛋差不多熟了,他用尽各种办法把鸡蛋捞起来。

“……”老肖和阿晓不由对视一眼,双方都在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心疼。

“原来你这么看好我?”秦雨阳微笑地说,顺势卸了力,放轻松压着这头笨龙:“你是我见过最耿直的人。”连迂回战术都不会用,直接惴惴地跑到自己面前问,被拒绝就丧丧地。

养宠物的他,是另外一面的他,平时的他就是这种严谨疏离的形象。

一阵风吹过,淡淡的麝香味钻进翼龙的鼻子里,他琥珀色的双眸一亮,在夜里熠熠生辉。

“……”秦雨阳这么一想,竟然觉得自己有点混蛋?

那边很快就回了三个字。

“这不可能。”苏冉秋说。

沈慕川一脑门黑线:“闭嘴。”

“我说得还不够明确吗?”秦妈心疼儿子:“他对你怎么样你自己看在眼里,可是你呢?”然而现在说这些显得很丢脸,就跟自己挟恩图报似的:“到此为止吧,既然你不珍惜这段婚姻,就放过雨阳大家好聚好散。”

他的心情有点复杂,因为当初答应和秦雨阳结婚,完全是抱着牺牲婚姻维护利益的想法,根本没有想过会拥有正常的婚姻生活。

“……”

等严以梵干完一场漂亮的单方面斗殴,景煊和秦雨阳已然吃得肚皮圆滚滚,回来观战。

身边有很多人等着看严以梵的笑话,说他自甘堕.落,不配当严氏的传人。

老井麻木地点点头:“找到了。”

责编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