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500w88.com-周公解梦网_9U8U网页游戏

www.500w88.com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克雷格教授说:“等等,还没有为你们介绍,这位是今年的新生,他叫雨阳,是三种元素天赋者,我想让他参加一周的小组排名赛,不知道你们愿不愿意带带他?”

联系秦雨阳的想法也暂时搁在一边,先打开行李箱,去洗个澡。

看到之后他就沉默了。

“滚!”秦雨阳踢他两脚,转身离开。

这个人就是沈慕川的心腹,老井,其实老井的全名叫井衡,中年,小帅,一身江湖气。

沈慕川打开门,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张温柔缱绻的脸庞,于是愣住,狠狠地误会了,心跳加速。

“你的原型也很可爱。”秦雨阳不喜欢被带节奏的无力感,他喜欢掌握进度,比如现在,原本是翼龙对自己步步逼近,一转眼,他就握紧对方的手腕,将人壁咚在白色的书架上面。

管理公司的方式大同小异,过去秦雨阳有成辈子的经验,老井提一他就能知三,无论是思维还是手段,都是犀利老辣,严重和年龄不符。

现在想想的话,那举动有点智障。

“给点反馈行么?”秦雨阳戳了戳只会接受别人输出的木头。

对方今天一整天没来骚扰自己,秦雨阳还以为他拿乔,现在看来,人家在暗地里筹谋事情。

“什么惊喜?”

可惜不是。

“心情不好?”秦雨阳微笑看他,眼神柔柔地,虽然说了不想哄,但是管不住自己那颗狗拿耗子的心:“要不要进来跟我谈谈心事?”

唯一还算熟悉的人就是隔壁那头粗鲁的翼龙,他是打死也不想和翼龙组队。

死到临头,秦雨阳满脑子都是沈大佬白.花.花的大长腿和屁.股,那是真的带劲儿,真的舒服快乐。

明亮的白炽灯晃得秦雨阳眼晕,他花了好长时间才弄清楚,自己躺在一个豪华的浴缸里泡澡。

“知道了。”秦雨阳怕弄疼他,立刻就放了手。

“我给您系上一根丝带,让您看起来更像一只小宠物。”雷茜把他带到一个分岔路口,放在草丛里:“您一定要记住,选一个和善的人跟他走,知道吗?”

果然,秦雨顺接起电话,听见弟弟的邀请之后说:“忙。”

秦雨阳点头:“嗯,这我知道。”原型都看过好几次了,甚至还骑过。

大家你情我愿,也相处得很愉快。

他们围着待在角落里一脸懵逼的白色毛团, 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嫌恶的表情。

从来没有一个人,能够做到不求回报地为他牺牲这么多。

“沈老板,在干嘛?”秦雨阳声音轻快地说。

看男朋友起这么早,苏冉秋惊讶,他记得秦雨阳不是这么勤快的人,早上一般起不来这么早。

这份礼物……有点血腥。

秦雨阳接收到的记忆中雷茜的比例很重,这是个对自己很好的女管家,可是在这个等级分明的世界上,管家只是个仆人,她做出这样的举动,已经是冒了很大的风险。

“嗯,你在这里过得还好吗?”秦雨阳好歹也是吃了几十年饭的老油条,他面上不动声色地扯着笑,跟沈慕川闲磕着,顺便找了个不太远也不太近的地方坐下来。

可惜不是。

打开门,里面的环境收拾得很好,被褥也很蓬松。

“没有就算了,那我晚上再吃吧。”秦雨阳放下碗筷,抽了一张纸巾抹抹嘴。

“挂了。”沈慕川却没心情理会宋迎晨的玻璃心,他挂了电话之后重新拨打了一个号码,接听之后低声吩咐:“老井,找几个身手好的人盯着秦雨阳,别让他察觉。”

“……”景煊还是很气,第一个和秦雨阳订婚的人,竟然是别的人!

听到要被关起来,秦雨阳蔫了一下,但是开学典礼确实不适合带宠物出门。

秦雨阳抽了抽嘴角,发现这话怎么那么熟悉。

但是认真说起来, 自己最怕的就是辜负真心,反倒是不如和银狼口中那头没有节操的翼龙厮混。

“是的,两位请下来吧。”秦雨阳率先下了马车,伸手扶克雷格教授下来,然后把手递给景煊。

老师板书完毕,习惯性找自己看好的学生起来回答问题,结果:“……”人嘞?

恐怕自己入狱之后,对方就开始计划这样做了吧?

想到自己在书上看到的内容,秦雨阳惊出了一身冷汗,难道自己是个天才人设,竟然拥有两种元素天赋。

“……”

他不接,蒋楦只好放下:“要是实在不喜欢,我也不勉强你。”他换了个水果种类继续削:“不喜欢吃苹果还有梨。”

沈慕川最后一次看时间,冷静地说:“还有五分钟。”如果五分钟之内秦雨阳能赶来,探监申请还作数。

“……”秦雨阳心想,如果我是原来的秦雨阳,我就信了你的邪。

黄毛一拍脑袋,对了,他们还没有交换联系方式。

那不是一种臭味,至少秦雨阳闻起来并不会不舒服,对于互相喜欢的人来说,可能还会带有一点催.情的效果,闻多了会让人血液发热。

“……”以为案子有重要进展的他,嘴角抽了抽。

“请问你怀里抱着什么?”严以梵不放过一丝机会地问。

箱子?

等等,宠物?

他感觉人生灰暗地退回水里,恨不得掐死那个给自己留下烂摊子的人。

“是不缺。”秦妈的视线在端详苏冉秋,说:“出身和条件我们可以不计较,但是有一个条件你得满足我。”

秦雨阳听着都觉得疼,可是虚了虚严以梵的脸,人家眼睛都没眨一下,只是嫌恶地瞅着景煊, 似乎瞧不起这么粗鲁的人。

“装修完好,可以拎包入住。”秦雨顺睨着他:“要是风格不喜欢,可以重新装修。”

结果一看见人,黄毛心里就更不确定了。

——我这是哪垃圾堆里捡的男朋友,靠!

“这不可能。”苏冉秋说。

“我是中班,上午十点才交班。”苏冉秋抿着嘴唇说道,纤细白皙的手腕,在秦雨阳宽厚的手掌中显得不盈一握。

责编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