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85858.net-一个-韩寒_美康生物

885858.net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苏冉秋松了一口气,他说道:“那就是我们的王店长,你要顶班就过去跟他说。”反正他不信秦雨阳真的会去。

然后一看,周围都是社会人士,个个穿得非常正经,就自己一个人是学生,穿得跟这里格格不入。

“你是不是想我在这里上了你?”秦雨阳恶意满满地问,被激怒得口不择言,明显是很气了。

于是秦雨阳挂了电话,开车上路之后才跟苏冉秋说:“小秋,情况有变,我们现在回家见父母。”

秦雨阳混不吝地回他:“干不干吧?不干老子找别人。”

他们挤着的铺被折磨得够呛,秦雨阳捋着汗湿的头发问他:“要去多久?”

他小秋哥的手搁在他小雨哥腿上,手指勾着他小雨哥的手指。

苏冉秋点点头,没说什么。

假如把自己累倒了,更累更受折磨的会是谁?

“坐在这里吧。”他们找到一个还算不错的位置,舒舒服服地坐下来,把食物放在桌面上。

第17章

“……”秦父劝不动,就住了嘴。

“我再考虑一下。”沈慕川低声:“给我两天的时间。”再认认真真地考虑清楚,确认清楚。

洗完澡之后,气温更加冷。

“吧唧吧唧……”隔壁那个矜持优雅的小帅哥好看是好看,就是太变.态了一点,惹不起惹不起。

这次被撞了之后,秦雨阳就没有再跟苏冉秋唠嗑,而是时刻注意着自己的人身安全。

老井麻木地点点头:“找到了。”

“怎么会呢?”秦雨阳跟不上景煊的脑回路, 他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多说废话:“宝贝,专心一点, 你在跟我讨论这些问题,我会软的。”

秦雨阳说:“我情儿。”然后背过身去,小声嘀咕:“他说是怕我去赌.博,硬是要跟着。”

等到邵飞之后,秦雨阳上了他的车,听他唠叨昨晚的场面,一切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。

“声音调小一点。”苏冉秋非常无语,他好像听到了开心消消乐的游戏背景音乐:“……”很好,一个快一米九的大老爷们,在他面前沉迷于开心消消乐。

后来晚饭吃得很晚。

东大陆上的人们,除了狼族对伴侣特别忠诚之外,大部分的种族都不太计较这方面的事情。

“可是,你心里有这样的想法,叫我怎么在乎?”秦雨阳说:“能和我成为伴侣的前提,就是忠诚。”

“异地恋,哈哈。”

“我是他情哥哥,”秦雨阳走进来搂着人脖子说:“长得当然不像。”

“组队?”安诺呆呆地靠着门,思考了片刻,才想起来有这回事:“啊……”他打了个呵欠:“好吧,我无所谓。”

苏冉秋没憋住,眼露怀疑,这么昂贵的食材,会比他炒的菜难吃?

不过新官上任第一天,迟到总归不太好。

“好吧。”秦雨阳关上门,自己一个人踏进这间陌生的事务所。

——小秋,放学在校门口等,我和小毛哥去接你。

“困成这样了还吃,回家洗洗睡吧。”秦雨阳打开车门,伸手拉苏冉秋出来:“小毛哥再见,有空一起吃饭。”

景煊呆了,懵了,抓着秦雨阳衣服的手,狠狠地抓紧,整个人陷入凌乱的状态:“你……”为什么自己纠结了这么久的问题,这个男人轻易地就解决了?

看了不知道多久,沈慕川把照片重新收进信封里,随手扔在枕头边。

“哦?”克雷格教授马上说:“是雨阳吗?”

反正钱已经到手了,秦雨阳这个坏种,谁稀罕谁要去。

很好,是一只翻着肚皮睡觉的肥胖迪鲁兽,不是自己的胖鲁鲁又是谁!

想到这儿,他打了个寒颤,几乎是匆忙地打通兼职负责人的电话,态度坚定地把兼职辞了。

他的意思就是, 他刚才已经听见了门口的动静。

秦雨阳回过味儿来,皱眉:“你说你在我身边安排了人?”

苏冉秋瞪大眼,讶异得很:“什么意思?”这话说的,让他呼吸骤然停止,只剩下心脏在胸腔里砰砰地乱撞。

态度一直很坚定的青年,突然改口答应让自己跟着,饶是脸皮八尺厚的秦雨阳,也有些疑惑和不好意思。

“操!”老井转身踢了一脚身旁的垃圾桶,整个塑料垃圾桶飞了出去。

秦雨阳一脑门问号:“……”逐出?

秦雨阳不免抬起自己的胖脚,生无可恋地对比了一下,为什么同样是狼族,差距这么大。

雷茜过来把东歪西倒的毛团扶起来,细心整理好毛发:“我的少爷,您一定要打起精神,这样才会有人喜欢你的,知道吗?”

这样也好,趁着彼此的羁绊都还不深。

708号房的住客名叫景煊,是武斗系内公认的暴脾气。

——嗯。

大家都是同病相怜的人……

“慕川。”秦雨阳接过衣服,拖拖拉拉地穿上了。

“沈慕川?”这个电话接得秦雨阳小心肝儿一跳,这位大佬又有什么关照:“怎么了?”他在电话那头笑笑。

“嗯?”秦雨阳站在里边洗葡萄,扭过头来愣了下,开骂:“苏冉秋,你他.妈有毛病是吧?”鞋不穿衣服也不穿:“滚回去穿衣服鞋子。”

“嗯?”明知道青年是在蛊惑自己,最终的目的可能只是为了占点便宜,但是秦雨阳没有拒绝:“好啊。”他转头望向走廊,老师还没来:“那就快走吧,被老师撞见了不好。”

“你的原型也很可爱。”秦雨阳不喜欢被带节奏的无力感,他喜欢掌握进度,比如现在,原本是翼龙对自己步步逼近,一转眼,他就握紧对方的手腕,将人壁咚在白色的书架上面。

“小秋哥,你就带带我呗。”秦雨阳撑起身来,就不相信苏冉秋真的在学习,可是一看,还真是:“勤奋好学的学霸!”

过了很久之后,手缠手脚缠脚,都睡醒一觉了,沈慕川才问:“你之前问我什么?”

先站起来尿了一泡,然后若无其事地出去。

责编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