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五至尊娱乐城老品牌-e卡售_江苏省人民医院

九五至尊娱乐城老品牌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虽然知道知道自己想在这里找答案的想法很可笑,可是沈慕川还是感到了失望。

不过这样也好,在大佬专注于无关紧要的领域时,他偷偷地做好了吃鸡的准备。

景煊用利爪,抓着一串猎物的头,在空中巡逻。

景煊顿时皱着眉,难道自己撒欢了一个暑假,五感退步了这么多?

“什么?”老井拿在手里,才发现是秦雨阳的照片:“额……”倒是没有嫌弃老肖多此一举,他觉得沈慕川也是愿意看到这些照片的,不过:“你说得对,秦先生确实有点可怜。”

“边走边说吧。”景煊从秦雨阳身上下来,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雀跃的味道:“我刚才去找了克雷格教授。”

没错,这个社会确实有男人生孩子的黑科技,可是那样太伤男性尊严了,对小孩也是一种不负责任。

老井:“那川哥你要跟秦先生离婚吗?”

“噗嗤。”沈慕川情不自禁地抬手抱着他:“什么绿色的阴影,魏临是零号,我也是。”

“你住嘴!”秦父说:“这个世界上谁会相信你会害人?”

“没有编号。”严以梵说。

苏冉秋郁闷地瞟了一眼粘着自己不放的男人,语气冷冰冰地说道:“秦雨阳,你没必要一直跟着我,你可以去找你的朋友。”

黄毛赶紧摁着开门键,笑着道:“哥们,再不赶紧滴我就关门了。”

“额,教授开始排号了。”源海小心翼翼地说。

“小秋哥!”秦雨阳的声音高上去。

“嗯。”沈慕川理直气壮地说:“这是为了保障我的权益,并不过分。”

怪不得自己看见他的时候,就有种想跪下膜拜的冲动。

这话就像一把糖,洒在了苏冉秋的心田里,甜炸。

苏冉秋也是,他社会阅历少,吃过最正式的晚餐,好像就是同学的生日派对。

秦雨阳接过饭碗,拿起筷子,等苏冉秋动筷之后,他立刻以惊人的速度,既快又不失礼貌地吃完一大碗饭,还意犹未尽地瞅着苏冉秋:“厨房还有饭吗?”

沈慕川:“你可以试试。”

“有这回事?”难道人真的不是沈慕川杀的?如果是真的就太好了,秦妈心里急得团团转:“那快去告诉雨阳。”

“我去,老子跟你说了,”秦雨阳过来捏着他的脸:“别让我听见你爆粗口,否则撕了你的嘴。”

“这跟你没关系。”苏冉秋感受到秦雨阳的怒气,很惊讶,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脑子进水了,竟然会觉得秦雨阳在心疼自己。

秦爸莫名被点操超冤枉:“那是我自己聘请的吗?你不点头他有这个机会上岗,我怎么不知道我有这样的权利?”

秦雨阳望着那只手,有点不解,这位高傲的贵族少爷,明明已经知道了自己只是个新生吧,何必还要用敬称。

就像对方以前等他的时候一样,有种被临幸的感觉。

次月二十九号,婚礼如期举行,盛大的场面轰动整个京城。

龙族受惊似的抬起头, 嘴角边还挂着不堪入目的痕迹, 不愉快地说:“为什么要叫我宝宝?因为我还没到二十五岁吗?”

今天一整天,秦总裁满脑子都是混账弟弟那句:晚上回家吃饭。

“那就快去吃饭,有什么事我再联系你。”秦雨阳说道。

“那你跟他吃吧,我不去了。”景煊感到一阵心堵,脸上则是冷冷淡淡,看不出难过的迹象。

之前怎么没觉得苏冉秋这么天真呢,简直被卖了还帮人数钱。

周围的同学们陆续走进教室,宽敞的走廊上渐渐变得空旷。

“控制元素太累了。”坚持了一会儿之后,秦雨阳就像上次一样,满头薄汗地收起元素:“所以我现在主要是需要锻炼体能吗?”

“你刚才说我什么?”秦雨阳帮他扔完纸巾,打着哈欠倒回来。

那毕竟是沈家的私事, 沈慕川是背着人审问的, 过程稍微血腥了一点, 但是他心里有数, 怎么着都不会造成对方死亡。

苏冉秋瞪大眼,讶异得很:“什么意思?”这话说的,让他呼吸骤然停止,只剩下心脏在胸腔里砰砰地乱撞。

秦雨阳被惊醒,看到肩膀上沈大佬的脑袋之后,心里略无奈,把人推回去。

秦雨阳就在他唇珠上嘬了一口,他眼眉一弯笑逐颜开。

身边的同学,看向苏冉秋的眼神充满同情,这是被江逐浪盯上了。

“……”沈慕川简直了,心里打翻了一整缸蜜,甜得倒牙。

“想你的头……”苏冉秋带着鼻音说:“我头晕,睡觉吧。”

这个陌生的世界现在已经适应得差不多了,是时候处理别人留下的烂摊子。

得,连尊称都不用了,结果还用问吗?

“亲哥……”秦雨阳的心肝儿微颤,真的,至于吗……

“哈哈, 好了,你们狼族果然都是纯情的家伙。”克雷格笑着说,然后对他招招手:“来, 老师为你讲解十行元素。”

夜幕降临之后,他们遇到的抢猎物的人越来越多。

他和林助理七手八脚,才把人高马大的秦雨顺弄回家躺着。

“臭狼!你喊老子什么?”景煊火冒三丈高地撸袖子,准备狂揍707一顿。

“……”浪漫夫人用扇子捂住嘴.巴,接着提起裙子踢了一脚自己的儿子:“你这个没用的蠢货!”

严以梵挑唇:“什么?”他绝不承认。

“雨阳。”秦父严肃地看着他们。

苏冉秋在一旁听了‘您’字,噗嗤地一声笑了出来,他觉得小毛哥人真有意思。

第48章 番外:现实世界

苏冉秋这边还没喝完一罐,吃好饭他站起来收拾:“你接着喝吧,我去洗洗。”然后把桌面收了进去,洗好碗筷,也洗了个澡。

他真走了,邵飞想追,不过有人比他更快。

“……”沈慕川一时也没了声音,他跟老井一样震撼,过了半晌才说:“他现在怎么样?”

“没事。”秦雨阳说:“你继续和那位主编度假吧,我先走一步。”

“乖。”秦雨阳揉揉他的头。

责编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