腾博 会员中心-魔音MUSIC_巩义搜信息网

腾博 会员中心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“……”沈慕川愣愣地靠着门板,有点后悔自己顾虑太多,没有立刻给秦雨阳打电话。

于是秦雨阳挂了电话,开车上路之后才跟苏冉秋说:“小秋,情况有变,我们现在回家见父母。”

—两个人组队,进入特定的区域打猎,谁打的野兽多,排名就靠前,据说可以抢别人打的野兽。

“我没说不让你去。”秦雨阳揪着他那件骚了吧唧的衣服:“你现在回屋把衣服换了, 想去哪去哪, 我保证屁都不放一个。”

这时候时近中午,已经到了吃饭的饭点。

“……”女人的感官很敏.感:“是发生了什么事吗?”

据秦雨阳所知,毛团出生在古武世家,自身血统里蕴藏的力量,绝对不容小窥。

“如果你工作太忙就算了。”秦雨阳说,到真的无所谓。

秦雨阳调头走进厨房,找出苏冉秋吃饭的家伙,拿出来舀了一大碗热腾腾的面,送到他面前去:“我特意买了不辣少油的,你不用担心吃坏肚子。”

“不……不……”景煊说:“是它自己咬我的尾巴……”

得出结果,宋迎晨高兴地跳起来:“表哥!太好了!”

一年的时间说长不长, 说短不短, 那也是整整三百六十五天,总不能一直待在牢里。

景煊的眼睛亮亮地,在丧了几天之后,又恢复了元气满满:“……”他放弃了折腾秦雨阳的嘴唇,改成一个熊抱抱着对方,在地上滚了两圈,像一只开心的大熊猫。

“你真不去?”他声音高上去。

他竟然……有点成就感怎么肥四?

——小秋,你做过最出格的事是什么?

以前的秦雨阳对沈慕川来说,自然没有多么重要,连同着秦氏夫妇在沈慕川眼里,也只是普通的不相干的长辈。

“……”两个年轻人简直看着那位的笑容回不过神来,直到克雷格教授开口惊醒了他们。

“谢谢哥,你对我太好了。”他抽着嘴角说了句。

两个人在心境上差太多了,一个吊儿郎当总觉得天塌了也没什么大不了,一个顾虑重重心思敏.感,能走到一起也是个奇迹。

“……”沈慕川坐上车之后, 终于终止了那种奇怪的感觉, 下一秒,他就浑身无力地伏在方向盘上, 既是来自身体上的承受不住, 亦是来自心理上的承受不住。

难道只是秉着过把瘾的心态?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秦父气炸,这小子是不是脑袋被门夹了!

“他不在,去上学了。”秦雨阳用自己的身躯挡住苏冉秋的私人领地。

“哥哥。”苏冉秋探头招招手:“过来,帮我拿本书。”

“嗷呜。”秦雨阳拿人手短,用鼻子假惺惺地蹭了蹭严以梵温暖的手指。

说实话,身体真的轻盈了,想潜水就潜水,想转圈就转圈!想跳跃就跳跃!

自己的儿子这么好,这么优秀,凭什么被人无情地践踏?

“喏。”他要走的时候,一个身材很辣的金发妹子打断了正在撸毛团的翼龙:“听说你养了一只迪鲁兽,没想到是真的啊。”

然而车厢就那么点大,他那一小步,相等于蚂蚁的一大步。

“雷茜!”

“咳,”秦雨阳叹了一口气,做好了被打的准备,说:“我可能忘了告诉你,我原来有个未婚夫。”

“挂了。”沈慕川却没心情理会宋迎晨的玻璃心,他挂了电话之后重新拨打了一个号码,接听之后低声吩咐:“老井,找几个身手好的人盯着秦雨阳,别让他察觉。”

不过到了周日傍晚,秦雨阳感觉自己错了,错得离谱,错得彻底。

“我去,口味这么重?”秦雨阳接住他,笑容十分欠抽:“操.我就免了,你可以去找个软妹子。”

宋迎晨脸黑:“不嫖带你来开房?”这是什么骚操作!说出去没人相信好吗?

秦雨阳想想也是,自己回来快一个月了,是时候放松一下。

“是雨阳的意思,他亲口说的。”秦妈的声音没有抑扬顿挫地说着:“你的意思他明白了,所以决定收回这份心意。”

没一会儿,苏冉秋叫的人到了,是他以前宿舍的人,经常一起打游戏。

一会儿,一块银色的牌子躺在严以梵的手中,上面刻着宠物的昵称,还有主人的名字。

虽然他不是天然GAY, 可是在同性和异性之间, 他肯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同性。

“谢谢。”秦雨阳接过来一看,哦豁,4087!

监狱门口,一辆银色的跑车急匆匆赶到。

“阿晓,你刚才听见了吗?”老肖用手肘撞撞身边的青年,压低声音小声地问:“刚刚目标是不是在喊沈慕川?”

“……”慢了一拍的银狼,有点懊恼地闭着嘴.巴。

可是人家监狱有规定,一个小时就是一个小时,他总不能耍流.氓要求加钟。

景煊的身体和表情僵硬了数秒,退后,一系列反应看在秦雨阳的眼里,心里暗暗地笑疯,果然是个异想天开的愣头青,再给他点颜色看看,以后保证老实。

“不是,我是说……你别去打工了,你这张脸肿成这样,老板也不忍心让你上班。”秦雨阳机智地把自己的问题圆回来,同时不忍心地劝道。

狱友:“……”前室友的配偶?惹不起惹不起。

更糟心的是,秦雨阳还带着三儿在身边,要是被人认出来,他不要面子了。

“谁理你, ”苏冉秋坐在玄关上穿鞋:“我跟你说, 我现在一肚子邪火, 非去泡个妞不可。”

还是这么一只让人惊.艳的男性狼族,他的父亲肯定不是什么普通的狼……

老井被骂得狗血淋头:“人在国外拍写真,我已经叫人去抓了!”现在毕竟是法制社会,而且还是抓公众人物,哪那么容易!

从那以后他也很听话,两年都没有碰过车。

“还生气呢?”秦雨阳又啵了他几次,一次比一次更亲热。

早在之前,他就从克雷格教授嘴里听说,秦雨阳拥有三种元素天赋,他心里是隐隐不信的。

“不是。”景煊说:“我的竞争对手只有两个。”他的父亲只和三头雌龙睡过,前后生下三个纯血儿子:“我是最小的。”

作为一个身上从来没有穿过粉色的大老爷们,他头一歪倒在地上崩溃了。

更何况秦雨阳还搂着他,在他后脑勺上偶尔摸两把,这比一百句情话还要让人心动。

责编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