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五至尊品牌2-珠海户外网_标准吧

九五至尊品牌2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“嗯?”苏冉秋夹菜的手一顿,心里微颤:“也不算恋爱,八字还没一撇,只是互相试探的阶段。”虽然该做过的都做了,不该做的也做了,可怎么说呢,没底。

他们寝室的其余三个人,可指望着苏冉秋的笔记复习。

第9章

这间房间跟秦雨阳记忆中的一样,没有什么好看的,他倒头就躺了下来,一觉睡到傍晚时分,被秦妈叫起来吃晚饭。

他听说了,这套房子是秦雨阳的哥买的,对方就住在楼上。

“阿凯, 你在看什么?”一只手搭在席致凯的肩膀上, 他愣愣地回神, 摇头说:“没没没, 没什么。”

苏冉秋一着急,抱住不让他走:“我真的不勉强,我喜欢你啊。”如果秦雨阳不让,他会更不开心。

“放,放开我!”他挣扎出来,立刻郁闷地躲着秦雨阳走。

这不能叫普通,实际上叫贫穷。

这个数量没有吓到秦雨阳,毕竟他是看清宫戏长大的人:“他们都是龙吗?”

“咕噜……”秦雨阳饥饿地舔舔鼻子,脑袋收回来,望着隔壁的阳台。

“你今天怎么心不在焉地?”

“明明很好吃。”苏冉秋咬嘴里,就知道秦雨阳满嘴放屁。

沈慕川愣住,然后笑了:“我过几天就回来,你不用这么着急。”但是心里甜滋滋的,避开魏临诡异的目光问:“昨晚怎么关机了?”

纯净的风元素在体内乱冲乱撞,就像一道道电流充斥着经脉,可惜自己却控制不了这些强大的力量。

“额,庭哥,事情就是这样,小雨哥只想赌一次,赚一笔钱就收手。”黄毛小心翼翼地说道。

他感觉自己第一次接受训练的时候都没有这么累,被秦雨阳压了三回,就像下了三次地狱,当然最后都会重返天堂。

苏冉秋一着急,抱住不让他走:“我真的不勉强,我喜欢你啊。”如果秦雨阳不让,他会更不开心。

“一些水果。”景煊单手捧着一个篮子,里面的水果散发着果香。

“怎么会呢?”他腻歪地嘻笑,想起自己上辈子被人称为专情好男人,那可不是浪得虚名:“你放心吧。”只要对方自己不作死:“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。”

秦雨阳满头大汗地回神,然后结束控制元素。

天上的星星很亮,很好看,给他一种伸手就可以摘到的错觉。

“刚烤好的,给你。”秦雨阳塞给他一串油滋滋的烤肉,当做是安慰。

“嗯。”苏冉秋点头答应,其实他怕的怎么会是季若然呢,他只是怕一段感情由浓变淡,朱砂痣熬成蚊子血,白月光耗成米饭粒。

因为纸巾不在床头,又懒得起来拿, 这头不讲究的红龙, 直接抓起毛团擦了擦就完事了。

确实,这样的人跟一个贵族在一起会觉得浑身都难受。

就像对方以前等他的时候一样,有种被临幸的感觉。

小A说:“秦雨顺有个弟弟叫做秦雨阳,就是三年前和季家二少联姻的那位,最近可是出了一件大新闻。”

沈慕川:“……”好一个仅此而已,有魄力。

“我是龙族,你知道的。”景煊看着他:“而你是狼族。”

他充分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搬石头砸自己的脚。

“行,那你出门吧。”秦雨阳继续睡。

青年的手指一直在他肚子上抚.摸,很舒服。

换了这样的结果,苏冉秋有点受打击。

这一瞬间他才知道,原来自己对成就感也是很受用的。

“明天你也可以跟着我。”景煊脸皮很厚地抱着胳膊,眼睛总是看着707怀里的自己的毛团,真是可爱,想上手撸一撸。

这哪是是一个穷途末路的输家,分明是一个手握乾坤的赢家才对。

“哈哈,跟自己的几把瞎说什么呢?”秦雨阳笑看着他。

“好吧,我同意共同抚养。”景煊抱着胳膊说。

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能把鲁鲁找回来。

对方看见他之后,停下脚步,冲他颔首:“进来吧。”

下午待到四点,顺路去接苏冉秋放学。

“唉,我们回去等吧。”秦妈叹了口气,抱着胳膊往外走。

秦雨阳正襟危坐,屏住呼吸紧张等待。

从法庭出来之后,他一直在忙事情,一刻都没有停下来过。

“你有某果的充电器吗?”秦雨阳吃早餐的空当,终于把自己的手机给折腾断电。

但是他心情很复杂,跟自己赛车的那男人明显就是有意相让。

敢在他面前坚定攻受立场的人可能不多,秦雨阳就是其中一个。

那自己精疲力尽该怎么办?还指望这鸟龙驼自己回去呢……

“来吧来吧,不枉我喂了你两顿肉。”

秦雨阳顿时有一种想摸摸景煊的头,喊一声乖的冲动,可是他忍住了,这种想法是不对的。

“嗯, 或许这就是我跟你的不同……”但是个人观念没有什么好说的:“啊,翼龙来了。”眼尾的余光瞥见来人, 秦雨阳就此打住了话题。

“啊,不是吧……”席致凯想笑不敢笑:“咳咳,怎么会呢,看着挺聪明的呀。”

实打实的录音,把沈慕川的心肝肺伤得凉了半截。

而且秦雨阳脸嫩,看起来年纪并不大。

比如说自己这样的普通人,苏冉秋心想。

老井:“对啊,我看见了他的订票记录。”

等待的日子是煎熬的,不管是监狱里的人还是拘留室里的人,亦或者是老井和秦家夫妇。

他震惊之后,只剩下沉默和佩服了:“小秋哥……”趁着秦雨阳放水的空当,他拍拍苏冉秋的胳膊:“我小雨哥是个好男人,你好好谈,真的。”

秦雨阳来到窗边,抬手敲了敲窗户:“小秋哥,回家了。”

责编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