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五至尊III官方电话-PClady摩登学院_触动力

九五至尊III官方电话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“……”沈慕川整个人石化了一下,然后皱眉,这人是来真的?

说完,他非常期待表哥和他一同愤怒。

一会儿手机收到一个定位,是住宅区,也就是说,今天要登陆总裁哥哥的秘密花园。

“我不喜欢你生孩子。”秦雨阳看着前方的路,脑子清醒理智, 说出来的话也像刀子:“你可长点脑子, 别一心扑在我身上, 要是有个万一,我怕你赔不起。”

“嗯。”苏冉秋冷声说:“几百块的助学金而已。”

“你呢?”苏冉秋擦好,用过的纸巾正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景煊惊讶地问:“谁?”一般来说很少人敲他的门。

“那是你,可不是我。”秦雨阳嘲讽道,一手抓住苏冉秋的手腕,一手插着兜儿,大摇大摆地走进电梯。

第43章

秦雨阳早上八点钟左右起来,穿上大小合身款式规矩的正装, 把头发梳得一丝不苟,非常地英俊帅气。

“你想到哪里去了?”苏冉秋无意中看见秦雨阳的眼神,立刻捶了他一把:“我是说我吃了点心啊!”

秦雨阳摇头:“你想多了,沈慕川没有得罪我,我跟他无冤无仇,是我自己一时冲动,造成的恶果,现在也由我自己一力承担……”

挂了电话,他就去了解情况。

“好吧。”秦雨阳关上门,自己一个人踏进这间陌生的事务所。

大佬被告白之后甜成了傻.逼:“嗯。”

得到意料之中的答案,秦雨阳抽起这个男人的领带,让他靠近自己:“那你以后要记住,我绝不能忍受你欺骗我,背叛我,否则……”嘴唇凑到对方耳边:“有机会我就会干翻你,没机会就创造机会干翻你,了解一下。”

老井红着眼睛调整了一下情绪,把事情一五一十地说出来,包括自己去警察局见秦雨阳的那一段。

景煊用利爪,抓着一串猎物的头,在空中巡逻。

“先送魏先生回家。”沈慕川说。

“嗯?”黄毛恍惚地回神,一看:“嗯,真走了。”他看着电梯下去的。

翼龙死死瞪着那只手,天知道他的心脏快爆炸了,小迪?偶像的子嗣?尊贵华美的男人?都是同一个人吗?

他竟然就这样走了!

秦雨阳还在纠结用词不准确的问题:“不是逐出,我只是交出了秦氏的管理权,变成一无所有的秦氏子弟,仅此而已。”

翼龙占了一个好位置,抬头看见银狼终于赶到了,移开自己的尾巴又闭上了眼睛。

“雨阳?”他的父母缓过来神:“你突然带人回来,怎么没有提前通知我们?”现在这么突然,他们一点准备都没有。

“呵。”秦雨顺回应他的是一声冷笑:“给我地址,三天后我派人去接你。”

不过,等以后他就会明白,一个小时远远不够。

视线朝着戴口罩的大男孩剐了一眼,对方有所感应似的躲在秦雨阳身后面,连头都不敢抬。

秦雨阳正襟危坐,屏住呼吸紧张等待。

严以梵斜着隔壁的粗鲁翼龙,他觉得如果这个人打输了,最后一定会暗算自己的胖鲁鲁。

砰砰,有人在外面拍打铁门的声音传进屋里。

“没关系。”秦雨顺并不生气,他只是有点惊讶自己的心情转变,看到秦雨阳吃瘪竟然没觉得幸灾乐祸。

秦雨顺一口气梗在胸腔,憋得牙痒:“别挑战我的底线,我不是你爸也不是你妈。”

秦雨阳又被小对象喂了一个黄梗:“……我没有多想。”真的,可是苏冉秋提醒他了,污得一塌糊涂。

站在屋中央的男人,憋了很久才憋出一句话:“秦雨阳,你好自为之。”然后对自己的人说:“我们走!”

“嗯。”秦雨阳伸手接了:“替我谢谢沈慕川,他的心意我领了。”

等这边说明情况,交警去追的时候,那辆车已经开远了。

秦雨阳脸黑似锅底:“听着,今天说清楚,这些以后我负责。”刺激一下他也没心思睡觉,就坐起来拿着自己和苏冉秋的手机,把微信钱包里剩下的钱全转给苏冉秋。

“……”杯子哐当一声从魏临手里掉出去,他赶紧扶起来:“不是……我问的是,秦雨阳,不是你……”

一个人没劲地泡了一会儿,景煊变回人形,把叫不醒的毛团最后洗了一遍,就用毛巾包起来,隔着毛巾小心翼翼地释放火元素,把宠物的毛烘干。

可是隔壁这个人,逼得他打直球。

“喂!如果这次我先找到小迪,它就是属于我的。”景煊单方面宣布。

更何况, 对方犯的罪名可是故意杀人罪, 和一个杀人犯离婚没什么不对。

短短的几句话,充满了试探和威胁。

秦妈推推秦爸,秦爸说:“我们打听到他让律师起草了离婚协议书。”但是看儿子这样的反应,心里一咯噔:“难道没离?”

秦雨阳收拾好东西,走进那间很小的厨房兼洗手间:“我没吃晚饭,你给我热一下我买回来油炒面行吗?”他问。

身经百战的老司机表示,经历太多了,并不想谈这种慢吞吞的恋爱。

秦雨阳听他说完,慢条斯理地说:“第一,我带她出来肯定要给她钱,这是人家的工作,而我在浪费她的时间。第二,我明确地跟她说过我不嫖.妓,你自己可以问她,第三,没有就是没有,以前没有,未来也不会有。”

朗曼夫人无视儿子的哀求,蠢蠢欲动:“我选二……”

隔壁教室的同学们一片静寂,他们不用讲课了,好好听隔壁的新生闹腾。

安诺把别人交给自己照看的小毛团叼回来,放在自己胳肢窝下面压着,这样就不会乱跑了。

秦雨阳吸收了严以梵的风属性,证明他有风属性天赋,以后可以往这方面修炼。

“干嘛?”秦雨阳看得正入神,突然感觉下三路一凉。

秦雨阳抽了抽嘴角,还免费的午餐呢,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“……”秦雨阳感到一阵无力,他竟然开始担心法官也这样想:“爸,不管你们信不信,反正证据摆在眼前,到时候法官自会定夺。”

“川哥,先去哪里?”司机小弟问道。

不对,为什么是自己生而不是对方生。

责编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