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8s7777-武汉公交网_合肥搜房网-新房

s8s7777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今天在外面浪了一天的住客们回来之后,很快就爆出一阵争吵。

宋迎晨目光愤恨地盯着秦雨阳:“妈,我早就说过这个人不是什么好东西,你们就是不信我,现在相信了吧?”

可是发生了这种事, 也只能拿出来劝秦雨阳。

安诺的原型是一只花豹,他相信原型的自己更有能力照顾好这只毛茸茸的小东西。

只听那边说了一声:“您好。”

这甜甜的称呼……让秦雨阳感觉有一道电流从脚底板一直蹿到脑门,通过中段的时候小雨阳顿时肃然起敬。

其实可以想象得到,只是不敢深想。

比如穿着惹眼的江同学,端着一杯香槟过来打招呼:“这不是撬季二少墙角的苏同学吗?”他眼睛带扫描仪似的打量:“怎么了,秦雨阳还没跟你分手吗?”

“……就你这么菜,还想上老子?”景煊嘀咕道,揪起秦雨阳的衣领,准备占点便宜。

这名被秦雨阳误认为MB的青年叫苏冉秋,是个大二在校生,今年二十岁,他根本就不是什么MB。

雷茜解恨地摇摇头:“没有!少爷,是金洛少爷自己摔伤的!”

本来,秦雨阳已经做好了让苏冉秋再揍自己一顿的心理准备,可是对方选择憋在心里,他也没办法。

最后实在是太困了,他破罐子破摔地脱了外套和长裤,往那张只有一米五的木床挤了上去。

在苏冉秋陷入思绪的同时,秦雨阳已经把车开了出去。

他挑起眉问:“干嘛呢,不睡觉?”

——哈哈哈。

那边啪叽,挂了。

一个大胆的想法撑爆了翼龙的脑袋,他咚地一声从椅子上掉了下去。

即便是家里不常用的车,也是价值不菲的豪车,停在大学门口异常引人注目。

“如果我一辈子出不去呢?”沈慕川又说。

天呐,他根本就不会照顾,会不会弄死啊!

第17章

秦雨阳:“所以,我想挤出一点时间跟你闲聊。”

更何况秦雨阳本身就是个天之骄子,他的人生本来可以很完美。

这个笑容瞬间照亮了席致凯的心情:“操,处对象了也不说一声儿。”他搂着苏冉秋的肩膀:“怕我们压榨你男朋友还是怎么着?”

沈慕川:“嗯?”挺惊讶的,以往每次都是落空,没想到这次等秦雨阳的消息,却等来了案子的进展。

那人出去之后,苏冉秋的脸色好看了不少,这时竖起耳朵专心倾听。

老大他们只认一个,就是沈慕川。

“小雨哥。”到了奶茶店门口,黄毛拿出手机悄声说:“庭哥给的五万块到账了,我俩怎么分?一人一半吗?”

苏冉秋一直在等秦雨阳发话,结果对方什么都没有说,就坐下开始脱鞋……

深夜的房门被敲响。

周围一片偷笑。

秦雨阳压根连沈慕川在想什么都不知道好吗:“你上次不是说过几天再来找我聊吗?有什么事我们当面说,电话里说不清楚。”

双方的爆发力和抢道水准,在第一个弯道之后就暴露出来了,赫然是刚才经过热身的秦雨阳抢先入弯,赢得相当漂亮。

苏冉秋在纸上写满了‘秦雨阳’三个字,又翻了一张重新写。

“时间有限,沈老板,我们是不是要抓紧时间。”秦雨阳一边脱外套一边说道,为了不被剥夺主动权,他决定先声夺人。

可是秦雨阳觉得, 与其一个人瞎过, 浪费一个又帅又体贴的好资源,倒不如沉下心来,好好地看一看身边的人。

他这才仔细打量站在自己面前的小秋同学,干干净净的一个,穿着款式年轻却廉价的衣服,留着学生哥们喜欢的小清新发型,双眼皮,小脸。

想到他们之所以会这样要求的缘故,秦雨阳摸摸鼻子,因为他本人开车很疯狂,曾经多次发生过千钧一发的小意外。

秦雨阳感到一阵不好意思,不过, 作为一个身经百战的老司机,这些都是小意思:“咳咳, 谢谢老师的茶。”

“滚。”苏冉秋拨开他的手,收拾表情走出去,乖乖喊人,倒茶,让人点菜:“大哥,中午吃饭还是吃粉?”

与其让别人沾手,他更愿意暂时交给秦雨阳。

花豹小心翼翼从小毛团身边站起来,抖了抖身上的毛发,又伸了一个懒腰,然后无声无息地离开房间,出去看看那两个家伙打完了没有。

“嗯?”老井洗耳恭听。

严以梵挑唇:“什么?”他绝不承认。

虽然遗憾,但是并不想推迟。

“但你是我哥啊。”秦雨阳顿了顿,收敛起吊儿郎当的态度,正经说:“你们把我塞给季若然,也是想我有个安稳的环境,有人给我当家做主。但我的目标可不是衣食无忧就可以,我是个有思想的成年人,不是有口饭吃有个地方睡就行,所以这婚我离了。”怎么着吧。

“嗯……”确实如此,秦雨阳老实承认:“沈慕川,你不用劝我,因为我确实做了。”

“不会。”苏冉秋摇头:“我自己出来独立之后就没有这么想了,就是……”找不到精准的词来形容,类似于后遗症,余震?

“嗯,拿来吧。”银狼好像早就知道了一样,伸出手。

金先生的话,被鼻子前面的拳头硬生生给逼了回去。

要上机了,在摆渡车上,双方人马注定会狭路相逢。

父亲的手指搁在眼前,恨铁不成钢的指控,令秦雨阳大叹气。

手忙脚乱发了这条信息,他都没来得及跟朋友说明情况,只说了一句:“阿凯,我溜了。”就提着背包悄悄地矮下去,从后门偷偷溜走。

怪不得邵飞说,蒋楦有点架子。

“您好,我是来自卡索的狼族,严以梵。”

苏冉秋走过去踢了踢他,说道:“起来换衣服。”

责编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