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博bet365-UG模具技术论坛_平湖在线房产频道

日博bet365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这样都能触景生情,他也是佩服苏冉秋。

秦雨阳等了十来分钟,才收到苏冉秋姗姗来迟的回信:“你走到上次下车的站牌,坐688,可以直接到大学门口。”

“不用怕,等着数钱。”秦雨阳一边控车一边漫不经心地道,久违的奔跑,其实没有让他有热血沸腾的感觉,反而下定决心以后还是少跑为妙。

秦雨阳真是无言以对:“……”这家的父母这样教育孩子,不教出熊孩子才是奇怪。

想到他们之所以会这样要求的缘故,秦雨阳摸摸鼻子,因为他本人开车很疯狂,曾经多次发生过千钧一发的小意外。

他知道,苏冉秋嫌他技术菜。

想好好晒个太阳都不行。

“幼稚,”不过沈慕川还是乐意证明:“行吧,把电话报给我。”他现在手头上没有。

想着来都来了,左右看看没人,秦雨阳解下裤头,放了一泡水。

“我也不知道。”苏冉秋咧咧嘴。

如果说上一次是有备而来的拉锯战,不温不火慢条斯理,那这一次就是猝不及防的攻城战,雷霆万钧,一点即燃。

现在人家马上就过来,他们这边肯定要做好表现。

“啊?”苏冉秋吓一跳:“见……见父母?”他想扯个笑容给秦雨阳看看,可是扯不起来,想哭好吗?

“那不是年纪比你大么?”席致凯调侃:“我算是知道了,原来你喜欢御姐型的?”不过也不意外,苏冉秋出生在那样的家庭,缺的东西太多了,不仅仅是父母的关爱而已。

一个人没劲地泡了一会儿,景煊变回人形,把叫不醒的毛团最后洗了一遍,就用毛巾包起来,隔着毛巾小心翼翼地释放火元素,把宠物的毛烘干。

人都快死了,他妈的还有心情干小姐!!

可是谈不上爱,这辈子秦雨阳就没爱过人,他必须老实承认,自己身边可以是苏冉秋,也可以是别人。

“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?”他抬起双眼,直视着秦雨阳的眼睛。

“景煊。”秦雨阳拍拍旁边的人,推开对方站起来,用手揉揉自己麻木的肩:“靠。”被景煊枕了一.夜,僵了。

辞职那天晚上,找他哥出去喝了一顿酒,周围谁都没有,就他们两个人,说了一通掏心窝的话。

他们都不敢靠近前面这位高大的先生。

苏冉秋呆呆看着屏幕,他不笨,还挺聪明的,很快就懂了秦雨阳的意思。

这个决定把林助理吓得不轻,毕竟他们老板已经很多年没有提前下班过。

沈慕川:“……”

洗完澡之后,气温更加冷。

秦妈说:“是沈慕川,他有话跟你说!”

“哎。”秦雨阳不当回事:“哥你有女朋友吗?”手是没放开的,脸皮八尺厚,不怕人嫌弃。

确实,被狱警带来的年轻男子,身材高挑硕长,五官深刻英俊,一双和冷硬气质不符的丹凤眼,给他增添了几分风情。

“没事。”秦雨阳懒洋洋站在他身边说:“有我呢。”

说是低血糖,脱水,还有低烧。

无言以对不可怕,可怕的是他竟然觉得有道理。

“怎么了?不喜欢跟我闲聊吗?”秦雨阳郁闷道:“难道我在你心目中只是个打桩机?”

“谁?”嘟了两声,对方接了,想必是第一次接到监狱的电话。

“你怎么又来了?”沈慕川坐在弟弟面前,左眉挑着,显得很不耐烦。

剩下一周的时间,秦雨阳猜沈慕川应该不会再来了。

“那就随你。”苏冉秋望着窗外。

苏冉秋正心凉呢,这男人刚才一声不吭就走了:“我不洗,太累了。”幸亏懂得回来问问,他心里的难受去了一半。

最后还是抬脚走了进去,坐在对方简陋的床上。

对面书架的高挑男子正好相反,虽然帅得一塌糊涂,但是侵略性太强,很少有人敢盯着他看。

七号院子响起悉悉索索的声音,各位寝室听觉灵敏的住客们纷纷醒来,他们一听就知道,706和708那俩又酸又臭的回来了。

更何况沈家现在还算稳定,之所以没有上升的迹象只是因为过渡期,只要慢慢度过去就好了。

想到这里,苏冉秋一脸复杂地捂着脸:“……”他已经数不清今天在课堂上,是第几次想起秦雨阳了。

不过,黄毛又看了一眼后视镜,镜子里边他小雨哥一脸吊儿郎当,应该是个情场老手才对了。

再推理一下,对方刚出狱,也不可能出门应酬或者活动。

秦雨阳正襟危坐,屏住呼吸紧张等待。

行,他总算是摸透了总裁哥哥的套路,行动派。

抱着胳膊的翼龙垂眸,盯着那只向自己示好的手掌,不可否认内心有一点点触动:“好的,你比我想象中更优秀。”

隔壁有家属床,他不担心沈慕川没有床休息。

“……”苏冉秋心想,谁他.妈遇见你能不怂,都怂好吗?

秦雨阳算不上是什么股神,他最大的优势就是对这些大小企业的弯弯绕绕,了解得比别人更透彻。

秦雨阳抽了抽嘴角,还免费的午餐呢,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“我之前在应酬。”秦雨阳稍微松了松颈间的领带,说道:“为了能够顺利离局,才借着梦露的名义出来。”

秦雨阳就说:“那我回来你给我开门。”然后提着自己的外套,笑眯眯地走了。

“什么?”秦雨阳起床气不大,口吻特温柔:“我一会儿出门赚钱,你告诉我你学校在哪,我给你送午饭。”

整整一个小时,连抽空说一句话的时间都没有,就被狱警敲门。

陶震庭一愣,然后拍着大腿笑了起来,觉得这人真有意思。

低烧和低血糖都是小毛病,第二天晨起,秦雨阳原地复活,催促沈慕川快去办理出院手续。

“咳咳……”沈慕川脑子一片懵逼,我是来干什么的?我刚才想说什么来着?

等他走了之后,陶震庭重新打量身边的年轻人,他和黄毛一样,看得出秦雨阳百分之百是个养尊处优的公子哥。

深夜睡觉之前,苏冉秋放下书本爬上.床,笑眯眯地蹭到秦雨阳身边:“晚安。”

责编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