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五至尊老品牌值得信赖2-雕本网_青檬音乐

九五至尊老品牌值得信赖2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“是我的宠物。”严以梵抢在那个人动手之前,把叼着红肠的毛团捞进自己怀里。

“是的。”景煊点了点头,满脸愉快的笑:“我们想订婚。”虽然目前只是他自己一头龙的决定,但是他相信,那个男人不会拒绝的。

跟隔壁的翼龙,完全是两种不同的风格。

“哥哥……”他在桌底下拉拉秦雨阳的袖子。

鼻青脸肿的青年摇摇头:“我不知道,他们是一起的。”

苏冉秋没好气地说:“不用了,我自己会上。”要是号卖出去,可是整整的300块钱,他肉疼。

“知道了。”秦雨阳嘴上应着,心里倒是没当回事,毕竟他和苏冉秋那小屋里的东西不多,能带走的也许就那么点。

“首先,不管你们谁得到那只宠物,都不可能平安无事地共处一室,你们要知道这件事情。”安诺举起一根手指,他有一双灿烂美.艳的桃花眼:“其次,如果不想搬出07号院子的话,我建议你们共同抚养这只宠物。”

砰砰,有人在外面拍打铁门的声音传进屋里。

景煊给秦雨阳购买了很多东西,考虑到学校的寝室空间有限才罢手……

他为了秦雨阳退让太多了,多到让自己害怕。

苏冉秋坐上去,肩膀贴着,一个靠着墙,一个靠着人,开游戏,加好友:“你先等等,我拉一波人,我怕我带不动你。”

沈慕川不想跟长辈起争执, 更不想谈论跟秦雨阳有关的事情,他压着脾气说:“除了这件事,您还有别的事吗?如果没有的话, 我现在很忙……”

和对方有过确切的肌肤之亲以后,景煊心中躁动平息了很多,现在的他,是一头懒洋洋的龙,连抬一下眼皮子都懒那种。

“傻逼!命都没了,还要什么钱?”

我们家的儿子还要继续被那个无情无义的男人糟蹋?!

负责登记的门卫,视线在秦雨阳身上溜了一圈:“你好,这只迪鲁兽有编号吗?”一眼看过去,虽然只看了个屁.股,但是百分之八十是迪鲁兽。

接通电话的那一刻,沈慕川听到一把模糊的声音好像在汇报工作,然后这把声音渐行渐远,直到彻底消失。

秦雨阳感到一阵不好意思,不过, 作为一个身经百战的老司机,这些都是小意思:“咳咳, 谢谢老师的茶。”

“在哪还不是一样?”苏冉秋垂着眼写字,没有理他。

“你可以试试看。”严以梵同样冷笑。

“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就不说了,在这里我奉劝你给秦雨阳带句话,让他赶紧回家。”江逐浪走到苏冉秋身边:“否则被他大哥找到了,遭殃的可不只是他自己。”

好说好歹,黄毛终于把秦雨阳推进陶震庭的办公室:“庭哥,人带到了,就是他。”

说到这里,景煊终于冷静了下来,把怒气暂时按压住,咬牙问:“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缓了五分钟之后,秦雨阳穿上衣服走出去,他不能什么都不做。

“……”秦雨阳石化了一秒钟,然后砰一声把门关上:“你继续哭。”

众人顺着严以梵的视线望去,顿时恍然大悟地懂了,原来是喊景煊,不对,他喊景煊……红毛?谁给他的勇气!梁静茹吗!

秦雨阳混不吝地回他:“干不干吧?不干老子找别人。”

“有,在碗里呢。”苏冉秋急着用瓶子,就把剩下的一点倒了出来,他有点后悔把以前的瓶子都扔了。

“好。”

虽说秦雨阳是个含着金汤匙出世的公子哥,在外人看来他的生活肯定是纸醉金迷,夜夜笙歌,甚至左拥右抱,从不放假。

其实,虽然脾气臭了点,生活中他真的对伴侣一心一意地,从无杂念。

“……”苏冉秋靠着身边的男人,羞耻难堪。

沈慕川:“唉……”这一口气叹得真情实感,很无力很无奈,充满烦躁和茫然,小半辈子没试过这种感受。

应该是想起了昨天黄毛的惨状,他面露担心。

否则什么,魏临打死都不会问。

第二天天蒙蒙亮,他就出了一趟门。

狱警们乍一见到这位骚气满满的年轻老板,心里又艳羡又吐槽,装逼装到监狱来了,呵呵。

“干嘛?”秦雨阳看得正入神,突然感觉下三路一凉。

这问题每回都要听一遍。

普天之下,没有人不知道第一大学意味着什么。

秦雨阳睁开眼睛,猛地看见苏冉秋双手举高在头上,正在脱衣服,白皙纤瘦曼妙可人的腰线映入眼帘。

秦雨阳一点都看不出来苏冉秋还有这一面;现在约莫是喜欢上了,那顾盼多情的小模样压起来倍儿带感。

龙和狼的个性和生活习性本来就不一样,硬凑在一起算什么。

秦雨阳不可能乖乖呆在屋里,他等严以梵离开后,就悄悄打开窗子,从阳台出去。

——嗯?

对方要的不仅是肉.体关系,还想发展精神上的共鸣。

对方却看着他不说话了,犀利的眼神从他脸上移到那间小屋。

突然有点庆幸自己这样的小白兔没有掺和进去,否则有可能会被吃得连渣都不剩。

对方深爱着川哥,现在正在警察局的拘留室里自首呢!

“律师,起草一份离婚协议书!”

宋迎晨目光愤恨地盯着秦雨阳:“妈,我早就说过这个人不是什么好东西,你们就是不信我,现在相信了吧?”

虽然遗憾,但是并不想推迟。

“恭喜。”

老井:“……好,直接带到地方,我亲自审问。”

上面只有一个座位,秦雨阳摁着苏冉秋肩膀说:“坐下吧,别瞅了,那几个字我看见了。”

说到这里,景煊终于冷静了下来,把怒气暂时按压住,咬牙问:“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一匹狂奔的斑马从沈慕川的脑海中呼啸而过,顿时打消了他继续讨论婚礼的兴致勃勃。

热情的小浪龙远远地扑过来,那可是一百多斤的体重。

“很抱歉,我不喜欢女生……”秦雨阳扯着嘴角笑了笑,不管穿越多少个世界,还是对女孩子这种生物有点怕怕地。

责编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