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爆奖www.88125.com-丝蕴_美颜相机

大爆奖www.88125.com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一双温暖的手捧起秦雨阳:“克雷格教授,这是一只狼崽子吗?”

“小秋,开门。”

“没。”秦雨阳话不多说。

但是秦雨阳却不屑一顾地笑偏了头:“你的答应都是放狗屁。”

这是客气话了,因为场内的人都各自都好不忙碌,攀关系的攀关系,谈生意的谈生意,压根就没人注意门口有谁进来。

真是条小浪龙……

斯文的克雷格教授转过身,不敢置信有人喊自己老头,他秉承着自己的教养和礼貌,问好:“这位夫人,我想这里没有老头,只有第一大学的令人尊敬的教授。”

可不是吗,朋友圈都是积极的正能量和萌宠的信息,看起来让人心动得一塌糊涂。

酒店风格的房间, 暂时还看不出什么来。

星期天早上,秦雨阳入狱的第三天,就被通知有人来探监。

苏冉秋心里一咯噔:“什么?”他以为真的迟到了,那确实会扣工资的。

小儿子今天总是令他们出乎意料。

“嗯。”老板竟然心情很好地回答。

烧了半个小时左右的水,苏冉秋摸摸温度觉着适合:“你洗么?”

明亮的白炽灯晃得秦雨阳眼晕,他花了好长时间才弄清楚,自己躺在一个豪华的浴缸里泡澡。

“不是。”沈慕川担心他误会然后乱搞:“你别动他。”

沈慕川愣住,然后笑了:“我过几天就回来,你不用这么着急。”但是心里甜滋滋的,避开魏临诡异的目光问:“昨晚怎么关机了?”

真是意外,秦雨阳打回来的第一个电话,竟然不是打给溺爱他的父母,而是打给对他爱答不理的大哥。

就看见缕空的铁门外面站着一个气宇轩昂的男人,一身黑色的西装打扮。

“什么?你给迪鲁兽吃肉?”严以梵愤怒的声音把秦雨阳吓得挂在门槛上,要上不能上,要下不能下!“这是迪鲁兽,草食系动物!你脑子进水了给它喂肉?!”

“……你不觉得你可笑吗?”沈慕川追着对方闪躲的双眼:“你自顾自地做了这一切……”低低的声音突然瞬间爆发:“你他.妈问过我的意见吗?”

有吃有穿,有理想,有人陪伴,日子过得比很多人好多了。

沈慕川打开门,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张温柔缱绻的脸庞,于是愣住,狠狠地误会了,心跳加速。

沈慕川居高临下地冷笑一声说:“我叫你秦老板,你还真当我跟你客气?”

他耐不住肚子饿的滋味,爬上景煊的肩膀,伸长嘴把肉咬住。

景煊一下子抱紧他,不让走,胸腔里咚咚的声音,直接传到秦雨阳的心口去:“只是暂时而已。”他咬牙,双目睁圆:“你这么好的天赋,一年之后总不会比我差。”

对方今天一整天没来骚扰自己,秦雨阳还以为他拿乔,现在看来,人家在暗地里筹谋事情。

秦雨阳想象了一下腊肠狗的形象,顿时打了一个哆嗦。

他高苏冉秋一个头,身材结实气场又霸道,不笑的时候眼神微戾。

可是秦雨阳留下的斑驳痕迹, 狠成那样,少说也要几天才能完全消除。

“你对你表哥的占有欲太强了,人家那么优秀的人你都觉得配不上,那是不是想让你表哥打光棍一辈子?”宋妈心情很烦地叹了口气:“而且现在也不是说这个的时候,关键是怎么把你表哥救出来,我是绝对不相信他会杀人的。”

这套像禁.区一样的房子,秦雨阳随随便便就进来了,发现没有什么特别,就是一个正常人类的居住地。

然后今天逛了一下午,他终于有点理解,708不是一般的壕,是很壕。

喜爱美色的‘秦雨阳’立刻用钱勾搭苏冉秋,心想对方一个穷学生,有钱还不是分分钟被带上.床。

“上次在陶先生那讹的,一共是两万七千块钱,其中两万投了股市,剩下的七千给你转了五千,我身上还有两千块钱现金。”秦雨阳一口气交代完毕。

苏冉秋收到之后,立刻送到朋友面前:“这笔锋够刚硬了吧?”

苏冉秋坐在小石头凳上,感觉心里空了一块。

“……”

但是很快他发现自己错了,景煊哪怕是发现了自己站在附近,也没有蹭过来打招呼。

“雨阳!”邵飞注意到门口的他,站起来招呼了一声:“快过来,跟哥哥喝两杯。”

(以下是省略三万字的滚床单现场,只要知道他俩很赤鸡就行了!至于看官们赤鸡不赤鸡,这两只狗男男表示关他们屁事~)

这一观就是足足两个小时。

两个年轻力壮的仆人,接到吩咐,要把他们平日里尊敬伺候的金洛少爷扔出庄园。

今天上午吃完饭后,他被景煊带到了图书馆。

走来走去,还是走到了这里。

“嗯, 或许这就是我跟你的不同……”但是个人观念没有什么好说的:“啊,翼龙来了。”眼尾的余光瞥见来人, 秦雨阳就此打住了话题。

狱警用耳朵贴着门板,在一片不堪入耳的噪音中,终于听清楚了这句话。

老井绷着皮,不敢再嬉皮笑脸:“ 好的,川哥。”心里委屈巴巴地,走到外面才说:“好了,川哥。”

707的银狼和705的花豹组合,武力值爆表, 在排名赛上名列前茅,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。

“小秋,你是这里的本地人?”秦雨阳望着窗外的风景,有种这里是四九城的直觉,是那样熟悉又陌生。

“你……不想亲我一下吗?”苏冉秋把嘴唇停在附近,脸上写满失落。

“是女朋友?”苏妈妈松了一口气,可是娶儿媳又是一笔钱,如果苏冉秋想问家里要彩礼,她可没有。

秦雨阳略微傻眼,同是狼族的707就算了,怎么708这头脾气爆炸的翼龙也对自己您来您去的,还要包养自己?

如果可以选择,他倒是希望时间回到秦雨阳刚出生的那会儿,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把秦雨阳掐死在襁褓中。

对面书架的高挑男子正好相反,虽然帅得一塌糊涂,但是侵略性太强,很少有人敢盯着他看。

空手套白狼,秦雨阳身上一个镚儿都没有,一上午给他赢了三十几块。

秦雨阳的视线突然往这边看了过来,景煊立刻拧开视线回避,过了数秒才查看一下,却发现对方可能只是无意中扫过,目光根本没有在自己身上停留……

“谢谢。”钥匙秦雨阳收了,心里还揣着微微的感动。

“我不管!你有未婚夫竟然隐瞒我?”景煊气红了脸,用力挣扎出来。

责编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