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6666s.com-58同城全国分类信息网_仲恺农业工程学院教务网络管理系统

www.6666s.com

2017年08月08日 19:01 来源:剧情之家

苏冉秋已经闭上眼睛准备挨打了,结果一只强壮的手臂突然从他背后伸出来:“住手……”秦雨阳牢牢抓住季若然的手腕。

“你不介意吗?”严以梵讶异地问:“他会有很多子嗣,但是我们狼族,是不可能接受伴侣这样做……”

后面这句‘开开心心’直戳心窝子。

“你有意见怎么地?”苏冉秋回头看他:“再叫声小秋哥。”

结果他被现实啪啪打脸,景煊认真地看起书来,那反差萌的姿态也是撩得一塌糊涂,说是学霸也有人相信。

“我靠……”秦雨阳转过去,见了鬼一样往前挪。

他知道,苏冉秋嫌他技术菜。

“早说不是好了吗?”秦雨阳在他身边蹲下来,说:“等着,我让雷茜计算一下你这些年花了多少钱,鉴于你的不.良行为,翻倍还给我。”

——中午就出狱了,你现在在哪里?

“你这颗蠢毛……”两个主人异口同声地无语道。

回到家泊好车,走路经过路口,发现还有小店开门,他走进去买了包烟和打火机。

更何况秦雨阳还搂着他,在他后脑勺上偶尔摸两把,这比一百句情话还要让人心动。

更何况秦雨阳父母的意思是, 不生就别想进他们家的门。

身边的小伙伴戳戳他的手臂说:“冉秋,笔记借我抄一下。”

秦雨阳一个大老爷们,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男人骚起来,真没女人什么事。

总裁哥哥思忖了片刻,选择吃粉,饭留着晚上吃。

“坐吧。”秦妈披着睡袍,坐在两个年轻人对面:“你们都是好孩子,在一起我很放心。”

黄毛突然说:“糟了!小雨哥的对象还在车上……”

带着试一试的希望,严以梵敲响705的门,虽然708说过,花豹的脾气很坏。

秦雨阳接收到的记忆中雷茜的比例很重,这是个对自己很好的女管家,可是在这个等级分明的世界上,管家只是个仆人,她做出这样的举动,已经是冒了很大的风险。

“哥哥。”苏冉秋不安地待在副驾驶。

秦雨阳低头看自己的卡,写着419,这个房号真他妈应景。

“那现在呢?”秦雨阳叼着景煊那只红透的耳朵,温热的气息,令对方头皮发紧。

“妈的!你们最好别动他……否则……”电话打通了,沈慕川沉声吩咐:“立即找几个人,给我在XX路段拦截一辆银色商务车车,车牌号XXXX,快!”

“那真是不错,我很乐意帮你们主持订婚礼。”克雷格教授合不拢嘴地说:“恭喜你了。”

秦雨阳却伸手压低他的脑袋,两个男人一个弯腰一个躺着,脸庞对着脸庞,眼睛对着眼睛,嘴唇对着嘴唇,不需要太多语言地亲上了。

“啊!”克雷格今天注定要大开眼界,惊掉下巴:“三种属性。”太让人惊讶了!

这样的话就能把之前使用的扔掉,换成自己习惯的质地和喜好。

他说这句话的时候,秦雨阳拿着手机就在他身后面不远的地方站着,表情有点不可思议地转过身来。

秦雨阳不说话,他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手机屏幕上面。

“嗯?”苏冉秋浑浑噩噩说:“是啊,可是今天……不是周六吗?”

在做了那样的事之后,竟然还有胆子率先提离婚。

圈子周围认识他的女孩子,家世对得上的,都挺愿意跟他来往来往。

可是秦雨阳竟然喜欢自己……沈慕川觉得很意外,但是并不反感。

“什么?”秦雨阳仔细看着他,轻轻收收手臂:“等会儿别怕,跟着我就行了。”

“给我老实点。”秦雨顺的眼神极不友好:“要是敢浪费我的时间,我会把你从十七楼扔下去。”

秦雨阳庆幸的是,自己不是那种喝了酒就发酒疯的人,否则后果不堪彻想!

“我特意给你买的,你多吃两颗。”秦雨阳连续喂了苏冉秋三颗葡萄,就住了手,剩下的全往自己嘴里喂:“好了,剩下的是我的了。”

“冉秋?”

“……”秦雨阳说句公道话,刚刚那位妥妥地是个美人了,可是竟然被景煊嫌弃成那样?

苏冉秋装逼了一会儿,拿着手机笑眯眯地凑过去:“哥哥。”自己心爱的男人能不带吗,就是死八百回也愿意。

老井:“那川哥你要跟秦先生离婚吗?”

秦雨阳一边吃一边继续烤,没有说话的意思。

“怎么,思.春了?”说来奇怪,邵飞往旁边看了一眼,自己这位好兄弟要财有财,要貌有貌,可是异性缘就是差那么一点。

严以梵和景煊同时露出一副难以接受的表情:“你……你有毒……”

年轻么,不是这样还有什么意思。

“是吗?那你别后悔。”魏临冷笑说:“他现在可还在监狱里。”

寝室里面有人谈恋爱,太烦了。

秦雨阳调头走进厨房,找出苏冉秋吃饭的家伙,拿出来舀了一大碗热腾腾的面,送到他面前去:“我特意买了不辣少油的,你不用担心吃坏肚子。”

苏冉秋一直在等秦雨阳发话,结果对方什么都没有说,就坐下开始脱鞋……

“谢谢,您是第一大学的教授?”他抬头充满感激地看着克雷格教授。

身体内有斗气的人,才能被承认有武斗天赋。

他感觉自己第一次接受训练的时候都没有这么累,被秦雨阳压了三回,就像下了三次地狱,当然最后都会重返天堂。

“你在看什么?”苏冉秋小心翼翼地睨了一眼,发现对方正在看股票。

“……”苏冉秋无语,可是走出拉面店,还真有点冷。

回到家十一点多,苏冉秋望着直接脱鞋上床的男人,心情很复杂。

到时候他再弄一个沈家继承人,沈家相当于就捏在他手里,计划可谓是天衣无缝。

然后,甩着两裤兜丁零当啷的镚儿走了过去。

责编: